12月22日 周勵(上)

畫外音:偶然的機遇,讓她成為了第一批新中國自費出國留學生中的一員;身處大洋彼岸,她體會到了一個異鄉人的酸甜苦辣;一本《曼哈頓的中國女人》讓她的名字傳遍中國;《魯豫有約》周勵講述曼哈頓中國女人的成長故事。

魯豫:今天我們的故事呢和一本書有關,就是《曼哈頓的中國女人》,今天的嘉賓呢就是這本書的作者,也是書里的主人公——周勵。這本書啊第一次出版是1992年,當時出版之后可以說是那個時候,中國內地最暢銷的一本圖書,不夸張地講這本書也影響了很多當年的年輕的中國學生。

畫外音:1992年的中國出國熱潮方興未艾,一本書在各大城市廣為流傳,在出版后的十天時間里第一版的十萬冊即被銷售一空,這本書就是《曼哈頓的中國女人》,作者周勵在書中從童年時代開始記錄了自己在北大荒插隊的青年時代,以及作為改革開放之后第一批自費留學生,孤身一人在美國創業的一段段坎坷經歷。

魯豫:我們掌聲有請《曼哈頓的中國女人》這本書的作者,也是主人公周勵女士。時間真是過得好快,當年這本書出版的時候我正是讀者之一,因為那個時候我正在讀大學,我相信當時很多看這本書的學生心里面想法就是像周勵那樣,去美國然后闖蕩曼哈頓、闖蕩紐約,是不是有很多人后來都會見到你以后都會說,當年這本書影響了我或者改變了我?

周勵:對,我在紐約經常碰到這樣子的青年,當年就是看了我的書下決心到美國來的,還有一些成功的商人跟我講:周勵,我就是看了你的書,做成了第一筆生意,現在我已經有很大的公司了。所以我每次遇到這樣的讀者我心里特別高興。

魯豫:現在離你當年出那本書已經過去十幾年了啊?

周勵:13年。

魯豫:離你第一次去美國過去多少年了?

周勵:我是1985年去美國的,所以整整二十年了。

魯豫:八幾年出國的是屬于在出國浪潮之前,還沒有到后來特別熱的那個出國潮的時候,對不對?

周勵:1985年那時候應該是早期,我是最早的自費留學生之一。
?
魯豫:因為周勵不是后來像我們很多學生那樣,特別順利的上中學然后大學然后出國留學,她是經歷了文革的那一代。

周勵:對。

魯豫:在哪里上山下鄉?

周勵:在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嫩江,就是我們講的北大荒。

魯豫:呆了幾年?

整整十年。

畫外音:時光回溯到近四十年前的上海,和其他許多出生在四五十年代的中國人一樣,1968年時18歲的周勵踏上列車離開上海,奔赴北大荒。她把自己的青春與激情都傾注在了這片廣闊而荒蕪的土地上。1972年春 周勵被推薦成為大連醫學專科學院的第一批工農兵學員,畢業后由于兵團的堅持她沒有如愿分配回上海,而是在北大荒的兵團醫院做了一名醫生,從1977年開始在北大荒多年的經歷已經讓很大一部分知青感覺到生活的無望,包括周勵在內的許多人都在想盡一切辦法回到城市,離開這片她們曾經傾注十年青春的土地。

魯豫:整整十年。

周勵:對。

魯豫:但是你的待遇應該比別人好一點,別的人可能插隊干農活兒,你不是醫生嗎?

周勵:我一開始也是這個鏟大地割大豆啊,這手上全是血,這邊現在還有割大豆留下來的刀疤,1972年被推選上這個大學就變成工農兵學員,我記得那天晚上,我激動得一個晚上沒有睡好覺,非常激動,工農兵學員三年之后我們兵團要求我再回到兵團作為醫生,那我當時曾經想回到上海,成為大城市醫生,但是兵團因為非常需要人,這樣子我又回到了兵團,那么等于還是跟知識青年和當地的職工在一起,成為一名內科醫生,這樣前后一共是十年。

魯豫:當醫生當時有很多便利條件吧?我們看到很多文學作品里面很多知青為了想回城,就弄一些假的病假條病歷呀什么的。

周勵:對,我記得當時有一個知識青年,他的病歷,自己陳述的情況是有血尿,血尿很嚴重,按照這樣的情況馬上就可以回去,后來他剛剛離開醫務室就把一小瓶血呢丟到邊上去了,也就是說他是準備了一點血,然后放到尿里面去,我當時就講,你怎么把一小瓶血丟在地上,你那血尿是假的,我過去我就把他教訓了一下,因為我作為醫生有職業道德嘛,病人怎么可以這樣偽造,那么那個青年就臉很慘白,看上去他頭發都快白了,我估計他大概是老高三,已經將近30歲了,看到雪花在他的肩頭,然后他非常又內疚又痛苦的樣子,我心里一下子受到觸動,我把他重新叫到醫務室給他開了一張病退證明,他看到病退通知證明非常非常高興,那么從那個以后我就經常為知識青年主動地給他們開假證明,讓他們快點回去。

魯豫:您開過多少假證明啊?

周勵:這個數不清楚,因為我當時我自己也很想回去了。

魯豫:自己不能給自己開假證明嗎?

周勵:那當然不可以,我也不是有意地去給別人開,只要人來找我,我就說:講清楚點,是不是你想回城?是不是想病退證明?是的那立刻就給他寫。

魯豫:那上級沒有懷疑您嗎?怎么您管的這個地方人都病退?大家都身體不行都回去了?

周勵:就是我們當時的內科主任啊曾經講過:周醫生啊,好像你這里像隱渡的嘛?把知識青年從北大荒都偷渡回大城市了?但他們那時候比較理解,那個時候極左的,扎根邊疆已經不太時興。

魯豫:大家都睜一眼閉一眼,覺得年輕人挺可憐的。

周勵:我到黑龍江時候是18歲的少女,過了七八年將近十年了,很多人到了北大荒的時候已經二十一二歲了。

魯豫:那個時候您對人生想象最美的會是什么呀?

周勵:最好的我的狀況就是回到上海就是最好的,我當時最大的理想就是上大學,我當時上的大連醫科,屬于工農兵學員, 1977年是正式地招收,我就這個興致勃勃地跑到這個我們的師部去報名,當時我們師部的一個負責人就講,周醫生你工農兵學員都畢業了,你還整啥整,你就應該扎根邊疆好好在這兒看病吧,那么這樣呢我通過考大學返城希望也沒有了,我記得很清楚,我走了大概有七八里的雪路,我又深一腳淺一腳地回去,然后路上我就大哭一場,我覺得對一個女孩子來講,雖然那個時候已經好像已經二十六七歲了吧,遇到這樣的事情呢最好的辦法就是放釋,就是對著荒原,對著落日大哭一場,然后心中的郁悶彷徨就沒了,回去還要好好地干。

魯豫:回去好好地干,繼續開假病歷?

周勵:No,不是開假病歷,假病歷是在我的當醫生當中是偶然事件,但最自豪的是,每年年底都有當地的職工給我送來的大紅感謝信,叫大紅喜報,我們那里克山病很多,所以我感到那個時候當個鄉村醫生,也是很好的一件事,很充實的。

魯豫:很充實,我們現在能聽出周勵女士的熱情啊,當年做醫生時候也是這樣,那個時候救了很多的病人,也幫助很多青年可以再回到上海,可以回到大城市里面。其實自己回城的夢想遙遙無期,不過到了1979年,她的人生也出現了轉機。

畫外音:1979年,當曾經熱火朝天的建設兵團已經冷冷清清,身邊的知青朋友都早已回到故鄉的時候,周勵終于收到了上海市政府發來的根據知青新政策調回上海的通知。在時隔十年重新回到城市的時候,周勵已經是28歲的年齡,她被分配到了上海外貿局的醫務室,從在北大荒時的獨擋一面到如今簡單而重復的工作,讓周勵感到無法平衡,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有了空余的時間寫作和發表了一些文學作品。而在上世紀80年代初期,悄然興起的出國熱潮也讓渴望改變現狀的周勵動了心,終于有一天,她鼓氣勇氣推開了黨委書記辦公室的大門。

......

畫外音:被辭退了的周勵去找到擔保人柯比先生,在他的家里又做了兩個月的保姆,終于攢夠了3000美元的學費,在交了報名費正式報到后,34歲的周勵正式開始了自己的留學生涯。而此時她做保姆掙來的錢又和初到美國時一樣只剩下了40美元。曾在北大荒插隊受過苦的周勵此時嘗到了洋插隊的味道,校內打工的艱難也是一般人無法體會的,不僅收入微薄,還要在課余休息時間里抽出大量的時間從事單調而繁重的體力勞動,周勵的工作是在學校的餐廳洗碗。

魯豫:世貿中心。

周勵:對。

魯豫:我們看那照片后面就是現在已經不復存在的世貿那兩個樓。

周勵:對。

魯豫:每次路過我就覺得挺傷感的,真是可惜。當年的留學時候的周勵。
?
周勵:現在已經老多了。
?
魯豫:當保姆時期的周勵嗎?

周勵:對。
?
魯豫:所以美國人一看,天啊,中國保姆素質這么高啊!

周勵:而且這個衣服是一美元買來的,我到救世軍一美元買來的。
?
魯豫:救世軍里面都是那種舊舊的衣服?

周勵:對,都是人家穿過的,我就一美元買了一件,而且穿了很長時間。
?
魯豫:那個時候你除了當保姆以外,還打過什么別的工?

周勵:我在學校里打工,我剛才不是講了,我把當保姆賺來的3000美元全部交給了學校了, 所以各位如果以后要留學的話,一定要校園打工,校園打工他付的是非常低的,一個小時三美元,一天只準干三個小時,我算了一下,就是我一天連禮拜六禮拜天也干的話,一個月去掉稅以后可以賺220美元。

魯豫:正好夠生活?

周勵:就是一百美元付最最便宜的房子,50美元這個付生活費,就是吃飯啊什么,還有50美元呢就是雜費,那么這樣子還爭取能夠存下一點錢寄到上海去還借給人家的一百塊一百塊,當時不是借了人家錢嘛。

魯豫:那你說吃的很少,50美金其實吃的是很不好的?

周勵:50美元我就吃雞呀,雞很便宜一塊錢一個。

魯豫:當年沒有禽流感還可以吃雞。

周勵:美國的雞是一塊錢一個,很不好吃,雞腿很大,肉都是很死很死的,特別難吃,我一回到上海喝雞湯我想,真幸福啊,這才是真正的雞啊,吃個美國的雞這難吃得不得了,它是人工飼養出來的,就只能把你肚子填飽,那么我就先是飯燒一大鍋,然后分7個盒子,每個里面放一個雞塊,吃的時候閉著眼睛往里面咽。

魯豫:是什么樣的雞?紅燒雞?咖喱雞?
?
周勵:沒有,就是煮一煮放點鹽切切,哪有什么咖喱雞紅燒雞,沒有這個時間也沒這個心思,基本上就是白切雞加白飯,但是我有一個好處,我在學校食堂洗碗,美國學生很浪費啊,那些香腸什么亂丟,有時候我拿起來一根就吃,我有過一次,我也不管干凈不干凈了,我實膩死了,這些學生都是父母親給他們交很貴的飯錢,美國學生盤子里面很多東西碰都沒碰過,那我拿一個香腸吃,好吃啊,后來我們的老板就講,凡是在學校洗碗的晚上都可以免費吃飯,那我又解決了,我就吃沙拉香腸啊,飽飽地,第二天早上不要吃飯,中午呢就吃雞,這樣子把錢就省下來。

魯豫:你現在還喜歡吃雞嗎?

周勵:碰都不要碰。

魯豫:當年雞吃傷了,我們光聽著打工,那上學嗎?你在學什么?

周勵:我原來呢是這個錄取我是比較文學,但是我一到美國呢我想比較文學好像出來以后干什么?我不能像在上海業余愛好寫寫,我出來我要找工作要謀生的,那么我就跟老師講,我自己付的是現金,也不要學校的獎學金,能不能讓我轉到MBA讀商業管理,那學校老師講沒有問題。

魯豫:MBA學費很貴啊?
?
周勵:當時是我們州立大學,都是一樣的學費,都是三千多,我就順利地從比較文學系轉到MBA,我還專門去跟系主任講,他人很好,他說Good Luck,又是這句話。

畫外音:在紐約打工的經歷,讓她與一個德國小伙子喜結良緣; 初涉商界的她嘗到了成功的喜悅;為了公司的發展,她曾騎著自行車奔走在曼哈頓的大道上;《魯豫有約》 周勵明天繼續講述曼哈頓中國女人的成長故事。

《完》



 
广西快乐十分现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