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勵(上):踏上冰島,體悟中冰聯合北極考察站朋友圈

 

2019-07-12 18:25:37            作者:周勵                                                                                        

19acb0d6ccec9b77d6b20febdbe43764.jpg

【導讀】昨天,我國首艘自主建造的極地科考破冰船“雪龍2”號在滬順利交付,這也是世界上第一艘采用船艏、船艉雙向破冰技術的極地科考破冰船。中國極地科考進入“雙龍探極”時代。自從16世紀以來,英、俄、法、美、挪威等國的探險家前赴后繼,以生命探索南北極點,譜寫了可歌可泣的人類探險史詩。中國自1985年在南極首建長城站以來,奮起直追,已建長城、中山、昆侖、泰山南極四站并正籌建羅斯海第五考察站。在2004年于北極建立黃河站后,2018年10月18日落成了北極中冰聯合考察站。運轉8個月后,其面貌如何?為何合作方是冰島?為何被媒體評為“極地朋友圈國際接軌新地標”?三周前,美籍華裔作家周勵在郵輪旅游間歇在冰島一探究竟,并為文匯講堂發回激情澎湃的見聞錄。此為上篇。

6月16日,從丹麥哥本哈根出發的北極圈郵輪抵達冰島北部美麗的阿克雷里市,剛走出碼頭不久,我就看見中冰聯合北極考察站的冰方負責人哈德爾(Halldor)先生駕車前來接駕:“歡迎你來中冰考察站訪問!”他展開雙臂給我一個熱情擁抱。

我和哈德爾一上車即開始了熱烈交談,哈德爾和我一樣,多次登上雪龍船,我們一見如故。我和哈德爾分享重返冰島和近年三次穿越北極圈的感慨,特別是2016年夏天和2017年冬季遠征北極點、南極點,尋找阿蒙森、斯科特、沙克爾頓、南森、富蘭克林、安德烈、巴倫支和白令船長足跡的難忘經歷。兩人有些相見恨晚的感覺。

圖1_副本.jpg

周勵(左)與中冰北極考察站冰方負責人哈德爾先生

三層樓建筑,存有2012年到訪冰島的雪龍號模型

驅車約40分鐘,我們來到到了中冰聯合考察站,一個座落在一片茵綠平原、碧空下閃著淺金黃色光芒的三層建筑立即吸引了我的眼球:“這就是我們考察站……金色鋁片覆蓋的外墻,象征著璀璨奪目的北極光。”身材高大,金發飄逸的哈德爾先生跳下車熱情介紹:“這里原是中冰聯合極光觀測臺,冰島有全球最美的極光!2018年中國極地中心提出升級為中冰聯合北極考察站,肩負更重的使命與責任。”哈德爾的棕色眼瞳閃爍著光芒,指著浸透著中冰雙方人員心血的考察站大樓,滿懷深情地講:“這是繼黃河站之后中國建立的第二個北極考察站。我專門去過挪威斯匹次卑爾根群新奧爾松的黃河站,那是中國依據《斯瓦爾巴條約》1925年締約國的地位建立的首個北極科考站,”我這次得以探訪也是經楊惠根主任給予牽線。哈德爾對中國極地考察史如數家珍,令我這個去過六次南北極的美籍上海作家滿懷驚喜!哈德爾也是北極門戶(Arctic Portal)的總經理,他在北極理事會及歐洲北極事務中有重要影響,是推動中國與北極八國進行戰略合作的重要國際友人。

封面+2_副本.jpg

三層樓的中冰聯合考察站,其外墻象征著璀璨奪目的北極光

哈德爾開啟電子門,我進入中國冰島北極聯合考察站,逐層參觀。法國式現代設計風格,視野開闊,猶如大自然中一個寬敞的音樂廳,魅力十足。會議桌正中放著紅色雪龍號模型,兩旁是中國、冰島的鮮艷國旗。這樣的裝飾令人親切。“2012年雪龍號首次來的冰島首都雷克雅未克,我有幸和楊惠根一起剪彩、致辭,歡迎冰島總統格里姆松及夫人和首都民眾登船參觀。”哈德爾指著辦公室雪龍號模型說:“那年中國第五次北極考察隊領隊、首席科學家、船長及中國駐冰島大使蘇格陪同總統參觀雪龍船,一時成為北歐國家重要新聞。”

中冰共建的極光觀測臺備受國際關注

我2013年11月曾來冰島觀看北極光,有幸參觀了首都郊外紅瓦白墻的冰島總統官邸。2012年8月,中國總理溫家寶訪問冰島后不久,冰島總統在官邸熱情接見了雪龍號和中國北極科學考察隊,由此開啟了中冰北極戰略合作實施項目,如今這座中國唯一與國外合作極地考察站,引起歐美的廣泛關注。

二戰時期與冷戰期間,冰島曾是軍事戰略要地,因為俄美核戰一旦爆發,必經北極冰島上空。這就是為什么里根總統與戈爾巴喬夫要在冰島舉行高峰會談的重要原因。冷戰結束后,美國陸續撤出了最后一批軍人。2018年中冰聯合北極科考站建立,也引發了美國的特別關注,因為天然氣、石油、礦產均需通過冰島儲存、運輸……國務卿蓬佩奧2019年2月來冰島進行國事訪問,美國駐冰島大使館派官員來中冰聯合北極考察站“探測”,驚嘆“中國速度”。

“中國對于極地戰略發展有遠略、有五年十年甚至十五年的實施計劃,這增加了冰島的信心。”哈德爾一邊介紹一邊說。這里設備齊全,極光觀測系統與攝影器材均屬國際一流。在大樓外面的開闊地帶,有約500平方米的白色金屬極光自動探測儀矩陣:“全部從中國運來,”哈德爾說:“由于地理位置,冰島是世界在白天也能探測到太陽風粒子極光的國度,中國和冰島簽下99年租用協議,這里將是國際科學界Aurora極光的研究的殿堂,是科學家頭腦風暴交流的重地。”

圖3_副本2.jpg

考察站會議桌上存放著2012年到訪的雪龍號模型

中方將展開冰川、地球物理、遙感等數項科研研究

他打開大樓演講視頻會議廳,里面像耶魯大學階梯教室那樣放著一排排嶄新的奶黃色皮質沙發,從法國運來的巨大屏幕正待掛上。“這里既可作科學研究,也可召開國際會議,甚至接待北極理事會所在國的各國總統。”

冰方負責人哈德爾是北極理事會(輪流執政)現任冰島主席的好朋友,對冰島總統也具有影響力,他與中國團隊共同選定了地勢平坦的冰島北部凱爾赫小鎮為考察基地,地理坐標為北緯65.7度(北極圈66.6度),距景色秀麗的阿克雷里(Akureyri)市車程僅30分鐘,沿途雪山大海,如詩如畫,令人聯想起西藏的純凈質樸、恢弘壯麗與靜謐幽美。根據中冰兩國領導2012年4月簽訂的《中冰政府間北極合作框架協議》,新建站區占地面積158公頃(約2370畝),租期99年,現有建筑包括一座500平方米建筑倉庫、一棟753平方米綜合觀測中心大樓與一棟約300平方米溫馨舒適、陽光燦爛的鄉村生活別墅,中方考察站胡站長剛帶著6名考察隊員來此執行任務。站區分為生活區、實驗區、空間與大氣觀測區、衛星接收區、無線電主動探測區等功能區。

2017年9月,中國極地中心提出將中冰聯合極光觀測臺升級為中冰北極科學考察站,在已有的極光觀測研究的基礎上,增加開展大氣、海洋、冰川、地球物理、遙感和生物等學科的觀察、監測任務的設想,冰方表示全力支持。“哈德爾,很棒!到了冬天,中國許多游客會涌到這里來看極光!如果正好有北極理事會高峰論壇,他們說不定還能看到普京總統呢……”

圖4_副本.jpg

美麗和神奇的太陽風與北極光和白色金屬極光自動探測儀矩陣

周邊旅游勝地賽黃石公園,美味海鮮讓冰島民眾富裕

我又問:“中冰聯合北極考察站附近有旅游勝地嗎?”

“當然!”

哈德爾開車帶我到了約15分鐘車程的“冰島黃石公園”,這里和美國黃石公園的地貌完全一樣,處處白煙淼淼,火山噴泉、間歇噴泉和可以烤面包、煮雞蛋的巖石沸騰地漿比比皆是,不遠處許多人在藍如寶石的溫泉“藍湖”泡澡嬉戲,附近的迷你“尼亞加拉大瀑布”氣勢雄偉,規模超過了首都黃金圈大瀑布,真是好一個賞心悅目的所在!

讓我印象深刻的還有美味海鮮:作為經濟支柱的冰島漁業資源得天獨厚,冰島政府規定企業必須將每一顆魚苗、每一條魚從出生到交配、產仔直至入網、宰殺、交運到了歐洲還是日本,做成了罐頭還是生魚片或是燉煮油炸……都必須全部清晰有案記錄:“一切為了尋根究底,以優勢最大化發展現代養殖魚業,在大數據時代我們突飛猛進,從歐洲最窮的國家上升為最富裕的國家之一,醫療、教育完全免費,我們的魚兒功不可沒呵!”

哈德爾自豪地說。我們去品嘗鮮炸的美味鱒魚,配自制奶酪和西紅柿、鮮榨橙汁、啤酒及剛從后院母牛身上擠出來的純正鮮奶……午餐后我們再去看冰川和北極特有的海市蜃樓。這里也是鯨魚聚集地,可惜要返回郵輪,不然可出海觀鯨。堪稱是激動人心、美妙絕倫的一天!中冰北極聯合考察站將是兼具極地科考、國際會議與旅游聚焦的一顆璀璨明珠!

timg.jpg

作為經濟支柱的冰島漁業

(下篇待續:周勵:冰島提議將北極博物館建在浦東)

(照片均為作者提供)

作者:周勵

編輯:袁琭璐

責編:李念

*文匯獨家稿件,轉載請注明出處。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