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南極點望遠鏡的美麗邂逅(一)

 

來源:上觀新聞 作者:周勵

藍天下一望無際晶瑩剔透的白色冰原,猶如看一部歷史大片:八十八年前美國探險家理查德·伯德將軍成為史上飛抵南極點第一人!就在這南緯88度至90度航線,他深情撒下多面挪威和英國小國旗,以紀念人類首次徒步登上南極點的挪威探險家阿蒙森與英國探險家斯科特。

逐夢南極點

國阿蒙森·斯科特科考站 南極點望遠鏡 

歷史的回聲 逐夢南極點

4月10日,春回大地,人類公布首張黑洞照片,世人歡欣。

4月15日, 烈焰吞噬了850年歷史的巴黎圣母院,尖塔毀塌,世人哭泣!

4月21日復活節,斯里蘭卡首都發生8次炸彈恐襲,300余人遇難,世人驚愕!

人類能夠探測到5500萬光年之外的黑洞,能夠捕捉34億光年之外的中微子,卻無法阻止藍色地球人類的自相殘殺與宗教攻擊;無法解釋靈魂黑洞的邪惡暴力!

此文謹獻給探索宇宙奧秘的善良人們。在這撕心裂肺悲傷之際,萊布尼茨的樂觀哲理也許值得重溫:“我們的宇宙,在某種意義上是上帝所創造的最好的一個”。

4月10日紐約時間早晨9點,露出真容的“黑洞”以古希臘神話《奧德賽》的史詩氣派呈現在好奇的數十億人面前。每當我閱讀霍金《時間簡史——從大爆炸到黑洞》, 總感到那些對宇宙與地球未來契而不舍探索的科學家們,雖然有著凡人的軀殼,但其生命精神價值正如這個黑洞:“質量為太陽的65億倍”!

我曾在南極仰望星空,璀璨的銀河系似乎觸手可及,人類首張黑洞照片相當用手機拍一張月球上的橘子,何等偉大。寫這篇文章時恰逢去華盛頓參加櫻花節,順便去阿靈頓公墓憑吊南極點探險先驅理查德·伯德海軍上將,當我在新聞發布會屏幕看到參與拍攝黑洞的南極點望遠鏡,猶如看到一位親密友人一樣,不由輕聲叫起來:激情難抑,百感交集! 腦海中浮現出與南極點望遠鏡的美麗邂逅。

那是2017年感恩節之后,我告別紐約家人從肯尼迪國際機場登機,開始了夢寐已久的南極點之旅,這也是我2012年與唐英年等友人初探南極后的第三次南極之旅。飛越逶迤壯麗的安第斯山脈,先是抵達智利最南端麥哲倫海峽沿岸的蓬塔阿雷納斯,這個幽美小城是一百多年前斯科特、沙克爾頓、阿蒙森等探險家遠征南極點的起航點,也是中國“雪龍”補充物質經常停靠的“驛站”。我和各國極地愛好者在此整休一晚,換置冰原裝備,11月26日乘坐伊爾76大型運輸機飛抵南極聯合冰川,入住零下40度以探險家命名的雪地帳篷,夜晚鉆入南極睡袋凍得渾身顫抖(幸好帶了暖寶寶),11月27日換乘小飛機,終于飛往魂牽夢繞的南極點!

“探險是精神動力在身體上的體現。”——《世界上最糟糕的旅行》(英·徹里)

與“伊爾76”運輸機降落在聯合冰川的“冰藍跑道”不同,南極點根本沒有跑道,且上空颶風極大,據說可與珠峰峰頂風力相比。我去過珠峰大本營,也乘坐小飛機在珠峰頂端盤旋過,然對我來說南極點更具挑戰性,

百年來罹難者不計其數。出發前我們簽了“生死狀”,聲明萬一有三長兩短絕不向主辦方追究責任。2008、2013年南極點曾發生過兩次小飛機因颶風墜落的機毀人亡事件。我們的加拿大機長皮特像陽光,經驗豐富,他曾在永夜冒險搶救南極點科考站病員,為此受到奧巴馬總統邀宴白宮予以表彰。起飛前皮特談笑風生,讓我驚喜的是他居然熟悉我們的中國極地研究中心!他笑著給我看英文縮寫的“雪鷹601”飛機南極地標:“中國發展太快了,真了不起!”他真誠地豎起大拇指。世界真小!我心頭涌上一股暖流,告訴皮特那“雪鷹號”飛機的法人、中國極地研究中心主任兼國際南極科考委員會中國首席代表楊惠根博士,正是我的極地摯友!此刻他正在“雪龍”號上,率領中國第34次考察隊征戰羅斯海“難言島”,建立中國南極第五科考站呢!我愉悅地給皮特機長閱讀楊惠根博士從雪龍船上發給我的微信短信:

“周老師,非常高興您也即將飛赴南極,這樣我們將在同一時間踏上南極洲的大地,分享同一個不落的太陽或同一片南十字的星空,當我們仰望這同一片天空或星空時,我們一定會更加的心心相印!”

作者在雪龍船上與首席科學家楊惠根在一起

在飛往南極點途中心潮澎湃,我用指甲使勁刮去飛機舷窗的一層薄冰,往下看去正是BBC《冰凍星球》的景色:藍天下一望無際晶瑩剔透的白色冰原,猶如看一部歷史大片:八十八年前美國探險家理查德·伯德將軍成為史上飛抵南極點第一人!就在這南緯88度至90度航線,他深情撒下多面挪威和英國小國旗,以紀念人類首次徒步登上南極點的挪威探險家阿蒙森與英國探險家斯科特。一百多年來多少探險英雄在這絕美又險峻的白色冰原喪失了寶貴生命!

談起阿蒙森·斯科特科考站這個世界聞名遐邇的站名,正是我今年四月五日清明節在華盛頓阿靈頓公墓祭掃的理查德·伯德上將本人1957年臨終前起的名字,他還任命了首位站長。當時有多位參議員提出要以他的名字來命名即將建成的人類首座南極點科考站,但遭到伯德上將的堅決反對。富有大格局視野的伯德將軍首先把大型現代化科考器械、飛機、機動車帶進南極冰蓋,又率先提出“科研共享、和平利用”的《南極條約》主旨,他一手將南極編年史從“帆船時代”“英雄時代”帶入到“科考時代”!1957年3月11日,積勞成疾的伯德上將在宣布對南極大陸進行聯合科學考察的國際地球物理年、并由12國簽訂《南極條約》的前夕不幸病故,享年六十九歲。

清明節我在他墓前放上一朵櫻花,鞠躬致敬,次日我專程去美國國家檔案館查找他的原始資料。當館員按照我填寫的表格從冰柜里推出1929年到1957年伯德將軍首次飛越南極點照片、文字記載等一箱子斑駁發黃的原始資料時,我的眼眶濕潤了。中國極地領軍人物楊惠根講:“太感動了。周老師,只有像你這樣認真專研的極地學者,才會對昔日探險家傾入如此激情與精力。”也許是伯德將軍在天堂冥冥有靈:在我為他掃墓的五天之后,華盛頓即宣布了南極點望遠鏡領銜拍攝的人類首張“黑洞”照片問世!伯德飛越的南極點航線,我也完完全全地飛越了。此刻,我仿佛看見九泉之下他那睿智剛毅的迷人微笑!

作者拍攝于美國國家檔案館 2019年4月6日:南極點阿蒙森·斯科特科考站創辦人理查德·伯德海軍上將

話題回到2017年11月27日,我們飛行了約一小時,安全降落在南極點阿蒙森·斯科特美國科考站冰原上。“南極點,我們來了!”“We did it!" 我們與機長興奮擁抱,歡呼雀躍,在迎風飄揚的12面《南極條約》原始簽約國的旗幟下,我深情地俯身親吻南極點金屬地標水晶球。重踏我心靈的偶像阿蒙森、斯科特和伯德上將的足跡,是我多年的夢想,此刻我仿佛看見佛羅里達宇航火箭發射中心那句話:

“只要我們能夠夢想的 我們都能實現。”

南極點美國科考站海拔2850米~3200米,坐小飛機略有高原缺氧反應,但不像在珠峰大本營過夜那么難受。1957年美國建立的第一個科考站已陷入到厚度約2850米的冰蓋里了。眼前氣勢雄偉的南極點科考站是第四次更新重建的,它如同多根古羅馬圓柱凌空托起的一座冰上宮殿。登上露臺凝望南極點望遠鏡、南極點天文臺和冰立方實驗站,真是充滿激動與感佩之情!

難忘時刻:飛抵南極點

南極點阿蒙森·斯科特科考站,國旗下是瞭望露臺

南極點科考站露臺,背景右側是南極點望遠鏡,左側是中微子探測器“冰立方”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