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龍”明到家,羅斯海“難言島”撤退紀事

 

作者:周勵

微信圖片_20190310185716.jpg

在羅斯海難言島上的24位科考隊員,等來了前來幫助的韓國船

【導讀】:明天,“雪龍”號將載著第35次南極科考隊員和豐碩的科考成果回上海外高橋的基地碼頭。七天前,人民日報海外版在“雪龍”號駛入我國南海海域時刊發報道:“考察隊經受南極嚴酷自然環境的考驗,克服‘雪龍’號碰撞冰山帶來的各種苦難,在科學考察方面取得了多項重要成果:建成了南極首個雪下工程、初步發現磷蝦繁殖基地、發現獲取古老冰芯新區域、在西風帶關鍵海域成功布放中國首套監測浮標、首次在羅斯海進行了中國自主研制的極地水下機器人試驗并獲成功。”

國際合作是南極精神的一部分。2014年,“雪龍”號曾救援了俄羅斯被困船只上的52名旅客,今年在羅斯海難言島的24位科考隊員于有計劃撤退中,也得到了韓國船的幫助。旅美作家周勵在六次探訪南、北極過程中與中國科考隊結下了友情,今年1月22日第一時間和羅斯海難言島上的新站建站隊長張體軍取得聯系,繼去年為本報撰寫了三篇“南極隊員拜年背后”通訊后,今年再度留下珍貴文字。講堂今予以獨家分享。

"生命,無論負重,抑或輕裝,均需前行。向南,再向南!”

——張體軍(中國極地中心考察發展部主任,第34次南極考察隊領隊助理,第35次南極科考隊副領隊,羅斯海難言島新站建站隊長

679644496.jpg

在南極,每天有全球幾十艘破冰船在鬼斧神工般的密集冰山穿行。遭遇風險是難以預測之事,因此,國際合作是南極精神的一部分。

2014年新年,在南極科考的“雪龍”船曾奮不顧身救援俄羅斯“紹卡里斯基院士”號被困52名游客,自身反遭浮冰圍困多個日夜,這場驚心動魄的生死大救援為"雪龍"號贏得了國際主義聲譽。今年1月,正在羅斯海難言島有計劃撤退的中國24位科考隊員也得到了鄰居韓國船隊的幫助。

1912年,坎貝爾科研小組六人在難言島避難,在自挖的山洞苦等7個月熬過了南極冬天

106年前,在難言島冰洞過冬的利維克醫生就寫過一句詩:

“通往地獄的道路

也許是善意的,

但很有可能

地獄本身

會被難言島的

風格鋪平。”

(……that hell itself would be paved

something after the style of Inexpressible Island.)

“地獄”,在西方文學中具有“勇氣”“無畏”的含義。英國極地文獻紀錄片名《冰凍地獄——沙克爾頓傳奇》即是一例。為什么2018年中國第五科考站要選擇羅斯海的難言島?因為這里是羅斯海與羅斯冰架的天然實驗室,鄰近有德國、意大利、韓國及美國麥克默多科考站,便于國際交流與緊急救援。

一切似乎是時光倒流:1912年斯科特的探險隊“北方科考支隊”由“特拉諾瓦”號大副維克托·坎貝爾率隊科考,出發前英國國王會見了他們并個人贊助了2萬英鎊。說來很巧,坎貝爾六人小組1912研究的專題是阿德列企鵝,和第35次南極科考隊副領隊、難言島新站建站隊長張體軍團隊的調研項目一模一樣。坎貝爾是一位臨危不懼的皇家海軍軍官,1911年初他的“特拉諾瓦”號曾在羅斯海東岸遇見阿蒙森的“前進號”,坎貝爾拜訪了阿蒙森,阿蒙森也登上“特拉諾瓦”號與坎貝爾共進午餐。這是南極點競賽中阿蒙森探險隊與斯科特探險隊唯一一次相遇。坎貝爾科研小組在完成在羅斯海對阿德利企鵝、南極地質數月研究之后,因羅斯海布滿海冰,“特拉諾瓦”號無法按照原定計劃來接他們,為了在暴風雪中生存下去,坎貝爾六人前往難言島避難,他們在難言島上挖出一個9x12英尺冰洞——利維克醫生稱為“雪窟”,依靠企鵝肉和鯨脂油取暖充饑,三位海軍軍官和三位水手“像紳士一樣平等、患難與共”,每天閱讀莎士比亞著作,高唱歌曲,度過了黑暗艱難7個月的南極冬天,在1912年9月30日第一縷陽光下鉆出冰洞,耗時5周跋涉200英里于11月7日抵達羅斯島埃文斯港的斯科特大本營,才知道斯科特五人全部罹難。坎貝爾接替斯科特擔任“特拉諾瓦”號船長,帶探險隊回到英國參加世界第一次世界大戰。

斯科特和難言島隊員在英國掀起了宗教般的狂熱敬仰。難言島傳奇也被寫成劇本在歐美上演。

32b8e091-ccd9-42f7-8bd3-a99331b0ec78.jpg

難言島,音譯為恩克斯堡島,是南極洲的島嶼,該島在1912年1月8日被6名英國水手發現,島上無人居住。中國第五座南極科考站羅斯海新站在此處建設。

科研隊考察18天,完成了難言島企鵝保護區選劃最全面的一次調查,安裝了首部風力發電機

“如若想要科學探險的領導,請斯科特來;若想要組織一次冬季長途旅行,請威爾遜來;若想組織一次快速而有效率的探險,請阿蒙森來;若是你處在毫無希望的情景下,似乎沒有任何解決辦法,那就跪下來祈求沙克爾頓吧!”這是難言島斯科特探險隊幸存的6名隊員之一、地質學家雷蒙德·普利斯特里的名言。因為“雪龍”號不能按計劃來接難言島的24位科研人員了。現在輪到中國的張體軍上場了。

“體軍,驚天動地的大事,一切情況如何?”1月22日我發微信問張體軍。

“謝謝周老師關心,我目前在新站,我們在按計劃做撤離準備。”

1月24日,《環球時報》報道,韓國破冰科考船“ARAON”號23日在南極一島嶼成功幫助撤離了中國科考隊隊員24人。報道透露,島上中方基地建設現場的臨時建筑可以御寒,但生活用品僅夠維持到二月初。加上南極正值夏季,可作為飛機跑道的海冰消融,飛機難以前往救援,增派其他船舶至少需要10天。由此,正在羅斯海執行偵探任務的“ARAON”號21日應中方政府請求趕往幫助撤離。

1月26日凌晨,張體軍回復:我們已上韓國船,請勿擔心。

微信交談中得知張體軍帶隊在難言島執行任務18天,在極其惡劣的“地吹雪”環境下完成了難言島第一部風力發電機安裝,打通了與意大利站經陸地冰面的聯絡通道,還像當年威爾遜和坎貝爾調研阿德列企鵝一樣,完成了難言島企鵝保護區選劃最全面的一次調查。

寫到這里,筆者不禁緬懷“南極企鵝調查第一人”斯科特船長,他讓世界了解了企鵝。他的追隨者徹里(貴族青年、牛津學生,《世界上最糟糕的旅行》作者)為了搞到一枚帝企鵝蛋,跋涉七天七夜差一點喪命冰川,現在,那枚珍貴的帝企鵝蛋存放在劍橋大學極地博物館。

微信圖片_20190310192301.jpg

▲1912. 9 難言島(恩克斯堡島) “特拉諾瓦”號斯科特探險隊幸存的6名隊員,包括皇家海軍指揮官維克托·坎貝爾、醫生默里·利維克、地質學家雷蒙德·普利斯特里

中國政府第一時間給予全力調度,24位中國科考隊員在韓國船上合影,精神抖擻

“有計劃撤退是中國政府確定的,我只是在現場實施并負責協調。”張體軍在1月31日發來微信。應我要求,他還發來一張“獨家照片”: 韓國船駛向難言島第五科考站,紅色船身在難言島嶙峋巖石與萬年積雪映襯下,顯得格外醒目。接著又一張照片:24人合影!個個容光煥發,英姿颯爽!戴著金絲眼鏡的張體軍用手撐開“中國南極第35次考察隊”隊旗,在陽光下無比自豪地笑著。

“是在韓國船上嗎?”我問,

“是的,今天特別為您拍的。”

“哇,太感謝了!”

強大祖國在身后,可以想見韓國船上陽光燦爛的日子,為“雪龍”健兒帶來何等慰籍。這次相助的是難言島新站的鄰居韓國“張保皋站”,這個站以當年消滅黃海海盜,建設黃海自由貿易區的韓國功勛人物張保皋命名,張體軍不久前訪問了韓國站,贊嘆設施現代充滿人性關懷,他在日記寫下:國際合作視野開闊!

微信截圖_20190310190248.jpg

1月31日,中國24位新站科研隊員在韓國船上的大合影

2018年2月首次在難言島建中國科考新站,從選址到建站歷經五年, 隨身帶斯科特日記

“雪龍”極地人從事的一切,都與人類的偉大夢想有關。

1912年阿蒙森、斯科特最先登上南極點,這種探索曾經代表著人類最遠的足跡、燃燒著人類精神世界的激情。南極,大美無言,大險無痕,其資源如同極光在黑夜閃爍瑰麗光芒:石油儲量約1000億桶,天然氣儲量約15萬億立方米,在羅斯海岸一帶約有存量為5000億噸的世界最大煤田,世界各國極地科考與競爭并行,我國的極地、太空、深海事業從零開始迅猛發展,標志大國崛起與國際話語權。自從鄭和下西洋被明宣宗朱瞻基召回后,中國在世界近代探險史整整缺席550年,如今躋身極地科考強國,中國南極科考事業35年鏖戰70萬海里,建五科考站,無一人傷亡!

“遠處被霞光染成了玫瑰色的云彩,既是晚霞也是朝霞。南極大陸上游曳著的紅色幻影,是正在緊張卸貨的中國南極考察隊‘海陸空’的勇士”,這是連續參加34、35次南極科考隊的張體軍的本次戰地日記:

“時間都去哪了?去年難言島的日子歷歷在目,仿佛就在昨天。自我們走后的九個月,似乎時間已經停止,餐廳里還懸掛著(去年)我們迎接代表團的標語,地板上盡是泄了氣的氣球,房間里的被褥似乎是早晨剛疊好的,廚房里就差秋寶大廚的竊竊私語。”

“難忘48小時的連續作業,難忘K-32雪鷹機組一次加油23吊的歷史記錄,難忘一氣呵成三臺工程機械成功上岸,難忘第一個夜晚睡在集裝箱里的欣慰!”

體軍是一位有詩人情懷的極地尖兵,多次榮獲“中國極地考察先進個人”榮譽稱號。剛滿40歲的復旦學子今年已是第8次到南極,雖然感嘆陪兒子太少,但他的出征告別詩充滿了豪情壯志和環球大視野:

大概沒有比那一聲長長的汽笛聲

更能勾起離別的感傷

看著漸漸遠去的船影,

似乎是我們的岸基在迅速后退,

似乎一瞬間把我們拉回歷史的時光隧道。

南極的發現一直伴隨并依賴著航海技術與文化的發展。

大約200年前,沙皇亞歷山大一世派出別林斯高晉南極探險隊,在人類歷史上第一批發現南極大陸。

大約120年前,由挪威人波克格雷溫克率領的南十字星號探險隊成為第一批登上南極大陸并越冬的人。

60年前,人類首次完成了南極點常年考察站的越冬任務,蘇聯人也在美國人后首次降落了南極點。

35年前,中國首次南極探險隊抵達南極。

30年前,中國派出了首次東南極考察隊,并建立中山站,成為我國外在東南極最重要的支撐保障基地。

2008年中國在東南極冰蓋最高點開建昆侖站;2014年,建成南極泰山站;2015年,中國首架極地固定翼飛機雪鷹601投入運行(張體軍擔任國際飛行組隊長)

2018年2月,羅斯海難言島第五科考站奠基典禮(張體軍擔任難言島建站隊長)

2018年9月,大國重器中國第一艘自主建造的破冰船“雪龍2”正式下水。

2018年11月2日,中國第35次南極考察啟程!成為中國南極考察有史以來單船考察規模最大的一次,也是考察任務最繁重的一次。


正如自然資源部領導在行前動員講話所言:

我們在南極度過的每一天,走過的每一步,雪地車在冰蓋上壓出的每一道車轍,都將成為歷史的客觀存在,都將成為未來我們這個民族在南極豐富的歷史財富。

在體軍的微信中,是英文版的斯科特傳記,它寫著:“向南,再向南!”

在我眼前,浮現出五年來張體軍在難言島忙碌奮戰的身影,從選址,規劃到建站,嘔心瀝血,傾力而為。在體軍身旁站著23名意氣風發兢兢業業的建站科考隊員,在他身后是聯合國極地遺產委員會“難言島坎貝爾冰洞”紀念碑,遠處羅斯島觀察山上是紀念斯科特探險隊的巨大十字架,上邊刻著《尤利西斯》的詩句:“勇于拼搏,勇于探索。勇于發現,絕不屈服。”

千磨萬擊還堅韌,任爾東西南北風。

生命,無論負重,抑或輕裝,均需前行

春回大地,山花爛漫,幾經風雨,神采依舊,

雪龍英雄, 我們等待你們回家。

(初稿于2019年2月1日,成稿于2019年3月10日)

作者:周勵,旅美作家,極地探險愛好者,著有《曼哈頓的女人》。2016、2017年登上長城站,北極點和南極點。

編輯:周俊超

責編:李念

*文匯獨家稿件,轉載請注明出處。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