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勵:用永不停止的熱情探索生命

 

周勵 Li Zhou

 

20世紀90年代初一部自傳體小說《曼哈頓的中國女人》曾轟動中國,著名美籍文學評論家董鼎山稱其“描述了一個時代,影響了一代人”。這本書也讓人們認識了一位攜40美元自費留學,繼而走上成功創業之路的上海女人。這本書的深刻思想、斐然文筆以及主人翁艱苦奮斗的生命歷程曾經感動和激勵了成千上萬讀者。近1/4個世紀過去了,作者周勵始終不忘初心,恪守信念、勇于追求,不斷地探索著未知世界的精彩,探索著生命的無限可能。

 

當冰水瞬間覆蓋頭頂之時,她感到渾身就像被冰渣包圍箍壓,疼痛刺骨。在北冰洋零下1.5度浸泡10分鐘就足以喪命,周勵卻還是向前方游了一些。游泳時她的泳帽被浪花卷走,為了環保她試圖游出去抓回來,結果成了全船十幾位跳水者冰泳時間最長的一個。

 

“那是一種超越人體極限的體驗,冰寒徹骨,死神扼喉,在白色浮冰環繞中游泳,真正感受到那些探險先驅們在極地冰寒中活活凍死的瞬間。”爬上岸立即服用醫生送上的伏特加酒,一股暖流涌上心頭!只要行動,夢想即可成真!

 

回憶起挑戰北極冰泳的感受,周勵依然是激情澎湃!

 

2016年7月,周勵乘坐俄羅斯50周年勝利號核動力破冰船,抵達北極點,并在北極點冰泳。

 

2016年7月初,周勵乘坐俄羅斯50周年勝利號核動力破冰船駛往北極點,這是她近年來第四次前往南北極探險。為什么要去極地?用周勵自己的話來說:“那就是與生俱來的好奇心,和對一切與物質無關的事物的興趣。一個人最大的財富,是血液里的激情;是心靈與歷史人物的對話;是讀萬卷書、行走天下的勇氣和理想。”

 

60多歲的周勵依然擁有著飽滿的生活激情和工作熱忱,她熱愛文學、藝術和探險,在不斷的自我挑戰中踐行著她的追求,她仍然好像當年那個18歲的少女,對生活充滿著好奇,熱情洋溢、自由樂觀地面對這個世界。

 

20世紀60年代末期,她是千千萬萬上山下鄉知識青年中的一員,帶著滿腔激情從上海前往北大荒;80年代中期,她再一次出發,只身前往美國自費留學;90年代初期,她的一本自傳體小說《曼哈頓的中國女人》被評為20世紀90年代最具影響力的文學作品之一。美籍華裔商人、著名作家周勵生在上海、長在上海,卻以她在大洋彼岸的創業經歷給一代又一代中國青年帶來了思考和激勵。

 

一直到今天,周勵依然在忙碌著,穿梭于紐約和上海之間,致力于讓國內高品質的紡織產品站上國際頂尖的舞臺。她的工作架起了一座中美貿易的橋梁。她的兒時鄰居和老友修曉林曾經這么評價她:敢想敢做,百折不撓,理想主義,寵辱不驚。“老三屆知青不怕困難、堅忍不拔、勇于實踐、追求人生最大價值的思想力量,在周勵身上可說是體現得充分完美、淋漓盡致。”修曉林在《文學的生命——我和我的作家朋友》一書中如此評論。

 

書籍造就了我

 

新中國成立初期,周勵出生在上海,家中六姐妹排行老二。父母都出生于中國貧瘠農村家庭,父親曾是新四軍戰士,母親在抗戰時期是一名相當活躍的青年婦救會長。她的母親在私塾念過不少書,熱愛文學,周勵認為自己血液中繼承著母親的秉性和對詩詞的愛好,還有一種剛烈不屈的性格。

 

周勵在童年就愛上了看書。談及小時候看的書籍,她回憶起了《卓婭和舒拉的故事》《鋼鐵是怎樣煉成的》《古麗雅的道路》《安娜·卡列尼娜》《悲慘世界》《復活》和一些名人傳記。大量的閱讀擴大了她的眼界和思維,回憶起來周勵說:“我覺得我的樂觀、積極向上很大程度上也是受了長期閱讀的影響。”

 

1969年5月,那正是春風桃李燦若火的季節,這個上海姑娘乘坐了三天三夜火車,最后幾十輛卡車把一群年輕人送到了位于克山縣的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的一個連隊,周勵很快與知青們投入到農田反復單調的艱苦勞作之中。“我一刻不停地想著保爾·柯察金,想著牛虻,好像只有他們才能給予我一股丹田之氣,使我一步一鏟地活下去、干下去。”在《曼哈頓的中國女人》一書中,周勵如此寫道。

 

然而即便是在那每天獨自放豬、喂豬的日子里,周勵也能時常感受到快樂。“我個性樂觀,即便是放豬的時候,手邊有一本好書,我就覺得生活是有希望的。”某一天放豬的時候,周勵在一張包糠的報紙上讀到了時任美國總統尼克松就職演說的誓詞,一句話一下子震撼了她的心靈:自由的精髓在于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參加決定自己的命運——“當時我感到我的血液沸騰了,在荒山野嶺孤獨放豬的日子里,我看到了希望,我知道我的將來一定在前方那個明亮的地方。這句話后來成了我這一生的座右銘。”

 

周勵在兵團基層表現優秀,于是在1972年被選送到醫學院上大學,畢業回到兵團之后,成了師部醫院的內科醫生,她經歷過無數次的急癥搶救,有不少知青是挖沙塌方被砸死,或是基建事故被炸死,周勵永遠忘不了他們年輕臉龐上流淌的鮮血,以及自己看到他們斷氣時的悲傷。這些她都寫進了《曼哈頓的中國女人》的北大荒篇章之中。

 

直到 1978年,在知青大返城的大背景下,周勵也離開了北大荒,初來時她年僅 18歲,在這個美麗卻又荒涼的地方她奉獻了整整十年的青春。

 

周勵在上海的家中接受采訪。

 

要去紐約!

 

回到上海以后,她被分配到了位于外灘的上海市外貿局當醫生,因為喜歡閱讀、興趣廣泛,奔波于世界各地的外銷員出國回來,喜歡到醫務室來與“周醫生”暢談回顧他們的海外之行。周勵聽得又感慨又癡迷,不久即寫了一篇報告文學《打開國際市場的人們》。

 

20世紀80年代初,當自費留學出國潮開始的時候,周勵也萌生了這個念想。她在上海偶遇的美國游客柯比夫婦成為了她后來前往美國的擔保人,并且也成了她一生的摯友。“我很想看世界行走天下。讀萬卷書,行萬里路。這種對世界的好奇心,想去探索的沖動是在我血液里的。”三十多年后在她位于徐家匯的家中,周勵再次憶起當初出國的決心,依然激情澎湃。

 

依靠她之前發表過的文學作品,她在1985年5月底順利收到了紐約州立大學賓漢姆頓研究生院比較文學專業的錄取通知書。這時候英語成了擺在她面前的一塊絆腳石,當她來到人民公園英語角試圖練習英語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幾乎聽不懂任何大家交流的內容。

 

周勵沒有輕易放棄,她選擇向單位請假,開始夜以繼日地鉆研英語。短短三個月的時間,她大段大段地背誦《美國現代口語》《托福詞匯》《新概念英語》。她終于順利拿到了美國領事館的簽證。

 

1985年8月,揣著40美元,34歲的周勵只身離開上海前往紐約,前往大洋彼岸那個對她而言完全未知的世界。

 

對于任何一個當時的中國自費留學生而言,到美國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打工賺錢,不僅為了日常溫飽,也為了賺足學費才能真正開始留學。周勵也不例外,剛落地紐約,她就開始找活干,她當過保姆,也在餐館打過工。她不計較工種,更不害怕辛苦。

 

最終周勵并沒有進入當初申請的比較文學專業學習,而是轉去讀了商業管理。周勵一邊讀書一邊在學校學生餐廳打工。校園打工的工資非常低,一個小時三美元,一天還最多只能干三個小時。但是工商管理專業卻為周勵后來的成功做了很好的鋪墊。

 

 

2016年9月,周勵和美國服飾協會主席Steven Roberts,原上海市委常委、副市長周禹鵬在上海外灘5號。

 

就在她去美國后的第二年,因為她當時已經非常流利的英文使得她無意之中獲得他人托付:去銷售約 275千米(30萬碼)坯布。當時的周勵對紡織業幾乎沒有任何認識,但是憑著學習到的一些基礎知識和一股子無所畏懼的精神,她成功了。這一單她賺了6000美元!

 

毫不含糊的,周勵用剛掙到手的6000美元注冊了自, 己的公司,租了辦公室,在報上登了開業廣告。創業的初期是艱辛的,因為當時比較閉塞的信息,她只能跑到紐約公共圖書館去尋找紐約各家企業的信息。然后她拿著國內紡織品公司的樣品一家一家敲開美國公司的大門進行推銷。

 

熱愛生活,探索生命

 

周勵非常喜歡旅游、探索這世界上未知的領域。過去30年中,她走遍了全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旅游會賦予人激情,旅游途中也可以一個人安靜地讀書。”幾年前,周勵開始接觸一些歐美探險家的書,尤其是100多年前前往南北兩極的那些探險者的故事,他們中很多人都死在途中。

 

“有時候想一想,在浩瀚的宇宙太空,地球真的就像是一顆藍寶石,它的南北兩極被冰雪覆蓋,一百多年來,歐美探險家為揭開兩極未知的面紗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現在,探尋那些人的足跡成了許多極地探險愛好者的夢想。”

 

 

過去30年中,酷愛旅游的周勵走遍了全世界100多個國家和地區,還曾幾次遠赴南北極。

 

于是在2012年12月,她踏上了第一次極地行。那年恰逢英國羅伯特·斯科特船長探險隊抵達南極點遇難100周年;2016年2月春節是她第二次南極行,這次是1916年沙克爾頓探險隊冰海求生、史詩救援100周年。

 

2013年她和朋友們第一次去北極圈斯瓦爾巴島,正是挪威探險家、首次抵達南極點的羅納德·阿蒙森發現北極西北航道110 周年;2016年初夏,她再次前往北極點,正逢著名探險家南森于 1896年乘“弗雷姆”號首次橫跨北冰洋航行120周年。她發表了《穿越百年,行走南北極》《極光照耀雪龍英雄》的連載報告文學。

 

“每次的旅行都是在和歷史人物對話,我尤其熱愛南北兩極、珠峰、古埃及、俄羅斯、法國、意大利和英倫的歷史沿革和輝煌文化。”年過 60歲后,周勵說她常常會回顧自己的經歷,經常對祖國和改革開放時代,對中美具備優秀素質的合作伙伴充滿感謝、感恩。

 

“從北大荒的田野(美國人眼里的西伯利亞荒漠)一路走來,每一步腳印都相互銜接,值得回憶。”周勵說,她最近打算寫第三本書《曼哈頓時光映夢》,以隨筆與散文形式漫談行旅、文學、藝術與一些歷史人物給她的啟發與激勵。旅美31年,從美國夢到中國夢,她最大的愿望是中美兩國人民世世代代友好下去、為世界和平繁榮做貢獻。

 

(文/倪丹丹)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