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 | 南極旅行記――尋找探險先驅斯科特、阿蒙森和沙克爾頓的足跡①

 

“人活著就是要得到生命最好的嘉獎,而最大的失敗就是不再去探索。”

――沙克爾頓

 

一.心靜若水,情靜如山

 

在浩瀚的宇宙太空,地球是一顆藍色的美麗星球,南北兩極被冰雪覆蓋,百年來,歐美探險家為揭開兩極未知的面紗付出了慘重代價,探尋先驅的足跡是許多極地探險愛好者的夢想。2012年12月是我第一次南極行,那年恰逢英國羅伯特•斯科特船長探險隊抵達南極點遇難100周年;2016年2月春節是我第二次南極行,那年恰逢1916沙克爾頓探險隊冰海求生史詩救援100周年。2013年我和朋友們初探北極圈斯瓦爾巴島,正是挪威探險家、首次抵達南極點的羅納德•阿蒙森發現北極西北航道110周年;2016年初夏,我乘坐俄羅斯50周年勝利號核動力破冰船駛往北極點,今年正逢著名探險家南森1896年乘“弗雷姆”號首次橫跨北冰洋航行120周年!探險游輪基本沒有網絡和手機,沉迷歷史,心靜若水,情靜如山,彌足珍貴。回眸2012至2016四次穿越百年,行走南北極,寫下這些在人類極地探險史上赫赫有名功績卓著的名字,心中充滿崇敬仰慕,他們中除了挪威人南森活到80多歲并榮獲諾貝爾和平獎外,其他幾名如斯科特、沙克爾頓、阿蒙森均在極地探險路途中悲慘遇難或患病離世,留下近代探險史一曲悲壯贊歌。

 

2012年12月初,我與幾位老友從美國飛抵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再換乘專機飛抵火地島首府烏斯懷亞。火地島是葡萄牙航海家麥哲倫在1520年發現,他命名了煙火繚繞的該島及著名的麥哲倫海峽,可惜不久麥哲倫即在環航地球(1519-1521)途中被在菲律賓當地居民砍死。英國船長庫克1773年率領船隊首次穿越南極圈航行,也是在夏威夷被土著居民殺害。面對大海,緬懷這兩位偉大的航海探險家,他們曾代表了葡萄牙和大英帝國的崛起!

 

從風景如畫的烏斯懷亞登上美國小郵輪“銀海探索號",新老朋友在船長歡迎酒會喜歡互相詢問:“你為什么會來南極?”有人是因為看了法國《帝企鵝日記》,有人是因為閱讀了茨威格《偉大的悲劇》或看了影片《沙克爾頓冰海求生記》,一位澳大利亞記者和我講起珠峰攀登的偉大先驅喬治•馬洛里,1924年6月馬洛里在距離珠峰頂端僅274米處墜崖失蹤,直到75年后BBC探險隊才在珠峰北坡發現馬洛里的遺體。這位牛津英國人1924年在回答《紐約時報》記者追問“為什么要攀登珠峰”時的那句回答流芳百世:“Because it is there (因為山在那里)”

 

因為山在那里!因為南極在那里!探索未知世界的火焰在心靈燃燒,擁簇在甲板上,我和好友們激動呼喚:“Antarctica, We are coming ! (南極,我們來了!)”

 

二.吟詠之間,吐納珠玉之聲

 

2000多年前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預言:地球南端有一片神秘大陸,但直到100年前人類才首次抵達南極點。進入南極洲水域就進入了另一個世界,在這遺世獨立的仙境詮釋著地球的一切美妙與脆弱。靜臥在此的世界第七洲,面積大于中國和印度總和。這里聚集地球90%的冰,冰層達2000至4000米厚,如果南極冰融,海平線將升高60米,后果不堪設想。61年實施的《南極條約》規定無國界無條件科考成果共享,其重要目的就是保護地球免遭毀滅。

 

雖然攜帶了許多御寒衣物,但這里11月到2月是夏季天堂,在陽光下感覺是紐約的春天。抵達德雷克海峽我們驚艷桌狀冰川,長度200米如同一張冰雪巨桌,漂浮在落日映照的緋紅色海面上,晚霞漫天,比BBC《冰凍星球》畫面更加絢麗震撼。忽而又見漂浮在海面上宛如冰激凌形狀壯的巨大冰川, 夕陽將冰川染成耀眼的金黃色,冰川角下幾十只阿德列企鵝如同步兵連一個個往碧藍的大海里跳,正如居里夫人的名言:“自然現象就如童話故事一般使人銘記難忘。”一百年前英國斯科特探險隊在邁向南極點途中,幾十匹矮種馬全部凍死,每爬一步都要靠四人拉載重雪橇, 盡管極度困難,他們依然收集隕石化石,并在威德爾冰川獲得第一枚帝企鵝蛋胚胎,他們出發前向英國國王表示:“科研――是我們一切探險的基石”。

 

1912英國探險家斯科特在南極(周勵提供)

 

我們的探險隊長蘇珊畢業于哈佛大學,她說:“在南極企鵝面前,鐵石心腸的人都會變得柔情似水。"南極條約規定游客必須保持與企鵝5米距離,但南極的五大企鵝——帝企鵝,王企鵝,金圖企鵝,帽帶企鵝和阿德列企鵝——根本不怕人類,常煽動翅膀憨態可掬地靠近游客,美妙時分我抓拍了不少好照片,眼前的阿德列企鵝,由法國航海探險家迪蒙•迪爾維爾在1840年首次記錄,迪爾維爾出生貴族富豪之家,卻偏好危機四伏的探險,當他第一次在南極大陸看到黑色瑪瑙頭部鑲嵌白眼圈的美麗企鵝,立即以自己的妻子“阿德列”命名,可惜在一次參加法王凡爾賽宮晚宴途中,他不幸遭遇火車翻車喪命,愛妻也同時遇難。如今,著名的法國科考站—迪蒙•迪爾維爾站以他的名字命名,這是我特別喜愛阿德列企鵝的原因,令人欣慰的是我們跳下橡皮艇登陸的南設德蘭群島,即1840年迪蒙•迪爾維爾科登陸之地!

 

迪蒙·迪爾維爾

周勵與南極企鵝合影

 

此行最意外的收獲當屬遇見帝企鵝。在威德爾海域巡航的一天淸晨,探險隊長蘇珊在廣播中叫:“船弦右方,Emperor!(帝企鵝)”我急忙跳下床沖到甲板,只見眼前一片潔白神奇冰蓋,一只巨大的帝企鵝似乎正向另一只小巧金圖企鵝“問路”,場面溫馨悅目!帝企鵝高達120厘米,體重約50公斤,是地球唯一在南極零下80度嚴酷冰上繁殖孵蛋的精靈,這只徜徉于威德爾海浮冰上的帝企鵝,猶如法國奧斯卡紀錄片《帝企鵝日記》的夢境重現,讓我驚喜萬分,心花怒放!眼前的一切似夢非夢,詩情畫意。我們乘坐著橡皮沖鋒舟,穿行在浮冰叢中,觀賞一座座深邃透亮的幽藍和純自然的美態。藍色冰川宛若海市蜃樓中的凱旋門,巨大的冰川底部臥著幾只海獅在悠哉地曬太陽。在靜謐幽美的天堂灣,萬道霞光下幾只虎鯨突然出現在船頭開闊地帶,讓我聯想1912年在那場南極點競賽悲劇途中,英國斯科特上校首次紀錄了五頭虎鯨聯手制造沖擊浪、獵殺浮冰威德爾海豹的生態場景,一百年時光飛逝,景色依舊!此時成年虎鯨正帶著幼鯨自由馳騁嬉戲,尾翼帶出美麗的水簾,不時噴出數米高的水霧,遠處的冰蓋上,小企鵝們無所畏懼地享受快樂嬉戲和覓食,南極海域的10億噸磷蝦慷慨滋養著幾千萬美麗企鵝。企鵝已生存了數百萬年,但自從地球近年急劇暖化后,每年有幾十萬對企鵝因冰山斷裂形成冰墻、無法跳海覓食而活活餓死,這里的每時每刻都提醒人類:環保是地球生死攸關的嚴峻課題!

 

冰雪奇緣 金圖企鵝

(待續)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