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 | 南極旅行記――尋找探險先驅斯科特、阿蒙森和沙克爾頓的足跡②

 

三.眉睫之前,卷舒風云之色

“銀海探險號”上有132位主要來自歐美的南極追夢者,其中10位華裔同胞,香港原政務司長唐英年夫婦和我正好乘坐同一個橡膠沖鋒艇登陸,沉浸在接踵而至的驚艷中。唐英年競選香港特首失利,帶著妻子來南極散心,在香港曾是頭版新聞,但在游輪上,他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游客。“權利財富和榮耀,都是過眼云煙”,唐英年在餐桌上講:“這是世界上最美麗純凈的地方,面對大自然充滿敬畏之心,這是我和妻子的朝圣之旅”。英俊高大的唐英年為人爽朗熱情,他侃侃而談當年“紡織大王”的父親如何在新疆創建中國第一家海外投資毛紡廠,贊揚無微不至忍辱負重的賢妻。她夫人優雅聰慧,對政治、經濟、自然、歷史話題頗感興趣,游輪行程最后一天,老唐以最高競拍價將本次航海地圖競拍到手,我們在一百多位老外面前為他鼓掌叫好。每天早餐后我們乘坐黑色橡皮沖鋒艇出發,從南設德蘭群島到蒂賽普申島,從靜謐神奇的天堂灣到大氣磅礴的拉美爾水道,靜靜體驗大自然的奇景與純凈,有時在甲板上望黃昏落日,各自持一杯紅酒,回眸歷史,發幽古之情。這次南極之旅,以巨浪聞名的德雷克海峽出乎意料的平靜,如同湖中行舟,麗日高照。處處是閃光的藍色,深藍的黑色,海冰璀璨宛如寶石與翡翠,伸手抓起一塊冰放在嘴里,甜甜的,淡淡的。貼近海面可以聽見小海冰崩裂的吱吱聲。清澈的水面上是一座座繽紛寶藍冰川,有些像帶有廊柱的羅馬宮殿,另一些像威尼斯廊橋和米蘭斜塔。每座由雪花積壓而成的冰川形成需要幾萬年時間,但崩塌只需要幾秒鐘,我們不時看到冰川隨著巨響融化崩塌,飛雪沖天千萬只海鷗群舞,伴著水氣頓時化作一道彩虹,演繹地球暖化冰融,讓我們在觀賞中倒抽一口冷氣!在三角浮冰上躺著撓癢癢的豹紋海豹,看到人類的紅色沖鋒衣和黑色沖鋒艇,滑動著身子昂頭向我們微笑,海岸邊冰川上的各種企鵝物以類聚,在夏日陽光下或唱歌求愛,或公然做愛,或溫馨孵蛋,這一切正如百年前第一個到達南極點的阿蒙森所言:“這里就是仙境……”也驗證了安德魯·丹頓的感懷:“如果南極是音樂,那它一定是莫扎特;是藝術,那一定是米開朗基羅;是戲劇,那一定是莎士比亞,而且,它一定是比這些都更偉大的存在。”

相遇在世界盡頭 與唐英年夫婦在南極(周勵提供)

 
歐美游客書籍地圖不離手,英國海盜船長盜德雷克自然是餐桌和甲板上津津樂道的話題。我結識了一位德國教授杰羅姆,他帶了《世界上最糟糕的旅行》和《伊麗莎白一世傳》,他說“英國歷史上最重要的南極探險英雄當屬女皇的情夫德雷克海盜。”在穿越德雷克海峽途中,這位歷史學家眉飛色舞地講述的冰雪奇緣和500年前的愛情傳說,似乎也融入了南極美學的范疇中——1578年英國船長兼海盜德雷克首先發現麥哲倫海峽之外另一個從大西洋進入太平洋的通道,由于洋流交匯,這里風浪最險惡,在歷史上它埋葬了2萬余人和無數船只。16世紀的西班牙是如日中天的海霸王,德雷克船長在一次被西班牙艦隊追殺倉惶逃命途中,偶爾發現了德雷克海峽,這次逃亡造就了麥哲倫之后的地理大發現,也讓德雷克本人在未來世界版圖格局中大放異彩:1587年德雷克率領他的“海盜船隊”在加的斯港外擊沉了69艘西班牙補給艦,而后又突襲里斯本,擊沉數百艘西班牙艦船,接著他又攻占“圣維森特角”要塞,扼住了地中海的咽喉。此后,德雷克打劫了西班牙國王菲利普二世的私人運寶船,掠奪巨大財富。這一系列戰果為1588年英吉利大海戰擊敗西班牙無敵艦隊奠定了基礎,最終英國取代西班牙成為海上霸主!英雄時代不乏浪漫傳奇,在英國黃金時代“伊麗莎白時代”,終身不嫁才華橫溢的伊麗莎白一世(1558年—1603年)親自授予了戰無不勝的德雷克爵士頭銜,還愛上了這位戰績顯赫的中年猛將,德雷克船長改寫了世界版圖也改變個人命運:他成為莎士比亞和培根時代英國女皇的秘密情夫,通往南極的德雷克海峽也通向了女皇柔情蜜意的浪漫臥房,蕩氣回腸的詩史與瑰麗絢爛的美景相映交織,可謂:登山則情滿于山,觀海則意溢于海(劉勰的《文心雕龍》)步步是景,處處是史,大音希聲,大美南極!

德雷克海峽的黃昏(周勵攝影)

四.風云際會冰川行

 
在南極半島或南極大陸行走,最大的挑戰是攀爬冰川和冰原徒步,這里風云莫測,晴天麗日瞬間變為狂風暴雪,在漫天風雪中徒步爬越冰川,陡峭危滑,摔跤骨折時有發生,一位大陸游客因骨折送往喬治王島的智利科考站小醫院救治。
 
臨行前懷著極大的興趣回顧人類100年南極探險史,我被茨威格描述英國探險家斯科特南極遇難的紀實文學《偉大的悲劇》所深深震撼……1912年1月17日,斯科特一行歷經千辛萬苦抵達白雪覆蓋的南極點,他說了句:“天哪!這是一個多么可怕的地方!”一個多月前競賽成功抵達南極點第一人的阿蒙森在帳篷留了一封信,讓斯科特轉寄給挪威國王,這在當時既是失敗也是恥辱。我面前這張斯科特五人在南極點合影沒有一絲笑容,他們沒有拿到第一,死神卻在頭頂盤旋。心力交瘁的五人在返回途中饑寒交迫全部葬身冰原。如今,在南極點,美國科考站以阿蒙森—斯科特命名寫到這里,我伏案遠眺,思緒回到1912年3月,在兇猛暴風雪摧殘下的距大本營只有17公里的小帳篷里,幾天未進食,虛弱不堪的斯科特上校燃盡最后一滴煤油寫死亡日記,他身邊是垂死的戰友威爾遜以及在狂風暴雪中拖了兩個多月15公斤重的化石隕石與科考膠片(這些資料為20世紀科考時代拉開序幕),他用凍僵的手指寫道:“我們民族還沒有喪失勇敢精神和忍耐力量……我們是在冒險,可惜天不遂人意,……”他在心臟停止跳動前表示了最后愿望:“請把這本日記送到我妻子手中。”隨后他又堅決劃去了,改為“我的遺孀”。他們的三具遺體和日記在6個月后被發現。我們登陸英國科考站拉克羅港Lockroy時,站里正發行英國皇家紀念斯科特殉難100周年紀念冊,刊登了英國國王在圣保羅大教堂跪下為5位遇難勇士祈禱的照片,讓人感動的是斯科特死亡日記中對于奧茨的描述,“他的腳趾和小腿已經凍爛壞死,為了不拖累隊友,他多次提出躺在雪地等待死亡,但我堅持拖著他一起前行”。1912年3月,奧茨32歲生日那天清早,他告訴斯科特:“我要到外面去走走,可能要多待一些時間”,拉克羅港油畫上的奧茨在怒號的狂風暴雪中像一頭受傷的公豹勇敢走向死亡,背后是暴雪下的小帳篷和一星點燭光. 他要把生的希望留給隊友。但12天以后饑寒交迫的斯科特和兩位同伴全部死去。感慨南極的山山水水,記錄了人類文明從帆船時代到探險時代,從英雄時代到科考時代的步履與足跡!

挪威探險家阿蒙森,抵達南極點第一人(1911)

 

南極點:斯科特五人合影,死神在他們頭上盤旋(BBC 公開檔案)

在天堂灣南緯65度布朗海軍站后面,有一座高達200多米的陡峭冰峰,是近兩億年前由火山爆發移位形成,高度相當2/3個巴黎埃菲爾鐵塔,探險隊長蘇珊講這是“沙克爾頓體驗站”。步履維艱,毎一歩都要把深陷的雪地靴使勁拔出,我不時大口喘氣,身旁面臨懸崖,一個不小心就會翻滾下去葬身冰海。我和同伴好不容易接近山頂,郵輪英國籍探助理杜克拼命對我們喊話,因為游輪快啟程了!試想你站在埃菲爾鐵塔的三分之二高處。怎么下來?這正是沙克爾頓1916年站在南喬治亞島冰山上的感覺和日記。“怎么下山?……天哪,這個感覺糟糕透了!”他為了營救“堅忍號”沉船后困守在大象島的22位探險隊員,必須翻過多座冰山,到島另一端捕鯨站去求救。“我決定滑……對!坐在屁股上滑下雪山!(沙克爾頓日記)”
“你們快滑下來呵!”藍眼睛高個兒的杜克對我們叫喊。冰山太高太陡峭,如果滑的不順就會翻滾失控,擰斷脖頸或落入冰海。但沒有退路,緊張的心撲撲跳,我在冰山坐下,將十指深深插入雪中增加阻力,大腿先分開再逐漸合攏向下滑。速度愈來愈快,風在耳畔呼嘯,掌控越加自信。滑到冰山腳下,我體驗到沙克爾頓日記里的那句話:“滑著下山!太棒了!……沒那么可怕!我很喜歡!”
1916年5月20日,兩位隊員隨沙克爾頓在30小時內,奇跡般地橫越了42公里被認為飛鳥難越的高山冰川,走過了從來無人涉足的南喬治亞內陸,準確抵達北岸的丹尼斯捕鯨站。捕鯨站站長目瞪口呆的望著3個像是從天而降、似人似鬼的物體發問到:“你們是誰?”
走在最前面的人開口說話:“我是沙克爾頓。”
相信“堅忍號”已無任何生還希望的捕鯨站站長、這個挪威錚錚漢子聞言轉身掩面而泣!
歷經700多天的冰海沉船狂風暴雪后,他終于帶著困頓在大象島的28名全體船員奇跡般地生還!創造了20世紀最偉大救援的壯麗史詩!他被評為英國歷史上最有影響力的100位偉人之一,排名第七,斯科特排名第三十四。

“堅忍號”船長沙克爾頓(1914)

在山頂我拍了一張照片:這是地球上最后一片凈土。我們的銀海探索號像戒指上的小鉆石鑲嵌在冰海中心,斯科特和沙克爾頓熟悉的冰雪山峰在陽光下閃爍,默默敘述百年前南極探險先驅的事跡。冰滑下山成為南極追夢最難忘的瞬間:我和心目中崇拜的斯科特、阿蒙森、沙克爾頓和奧茨相遇在地球盡頭!
(待續)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