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歷 | 南極旅行記——尋找探險先驅斯科特、阿蒙森和沙克爾頓的足跡③

 

五.元宵節登長城站

長城站

 

2012年,銀海探索號船上95%是歐美游客,船方未安排登長城站,這給我留下深深遺憾,此外,我一直向往沙克爾頓的長眠之地南喬治亞島,這兩個原因促使我報名參加了2016春節200名中國人包船法國龐諾郵輪“南極三島巡游”,長城站是重要登陸點。出發前我與上海老科協會長陳積芳老友在外灘5號與中國極地研究中心主任楊慧根博士會面,他不久前在澳大利亞陪同習近平主席登上雪龍號考察,聽說我要去長城站,惠根立即用手機撥長城站的直通電話安排接待,讓我深受感動。2009年楊慧根博士任中國第25次南極科考隊長兼首席科學家,率隊在“冰蓋之巔”冰穹A建立昆侖站,為人類南極考察史留下寶貴物質遺產。

 

2016年2月22日,充滿喜氣的元宵節,一早我們坐上沖鋒艇,遠遠眺望長城站已心潮澎湃,中國第三十二次南極科考隊長城站張林站長、邵暉副站長、科考組長兼翻譯冒著寒風在長城灣登陸口親自迎接我和朋友們,予以國賓規格的接待。在會議室,張林隊長贈送給我們珍貴禮物:今年第三十二次科考隊全體越冬隊員簽名的隊旗和登長城站證書。

 

長城站位于南設得蘭群島的喬治王島,南緯62度13分59秒,為低緯地區,最低氣溫零下35度。1821年10名遇險歐洲船員首次在此在過冬,目前喬治王島已成為世界13個國家與16個科考站的密集之地,1984年中國政府派出591名海軍官兵與科考隊員一起,在喬治王島升起南極第一面五星紅旗建成長城站,為中國在1985年10月獲得《南極條約》協商國席位。接待我們的第32次科考隊越冬隊員高大帥氣,百里挑一,壯志豪情,英姿勃發。打開南極地圖,羅斯海、羅斯冰蓋、威德爾海、別林斯高晉海、阿蒙森海……地名幾乎被近代歐洲探險家名字涵蓋,而中國在鄭和下西洋被明朝政府召回后,閉關鎖國數百年,衰落受辱,與一切探險無關。但1985年起南極地圖上新增的長城、中山、昆侖和泰山站令全球矚目,讓美、法、英、俄等極地科考大國對中國極地實力刮目相看。南極探險科考與宇航、核武、航母、標志著中國大鵬展翅大國崛起!邵暉副站長熱情向我們介紹科研樓無人機項目、發電站、無線衛星通信等先進設施。處處彰顯大國實力,不愧為喬治王島各國科考站的佼佼者。現有包括蔬菜溫室在內的永久建筑20多座,每年冬季可供20人越冬考察,夏季容納60人,全部能源燃油由“雪龍號”船提供。

 

雪龍號

 

邵暉副站長駕越野車安排我們訪問鄰居智利站,不久前他邀請智利站和俄羅斯站共慶長城站建站31周年晚會,漫長冬天抱團取暖。雖然智利站旗標顯示南緯53度至90度均為智利領土,但《南極條約》發起的八個國家主動凍結一切主權要求,這里如同烏托邦理想國,為充滿戰亂的人類樹立了和平楷模。邵暉副站長是70后浙江籍資深專家,曾任中山站站長,是一位多次在南極過冬的極地英雄,原來還安排拜訪大名鼎鼎的俄羅斯別林斯高晉站,但智利站長盛情難卻接待時間太長,我們只好忍痛取消。在與國外科考站負責人接觸考察過程中,感覺到中國的財力、人品、人氣與科技是老大,處處受尊重愛戴,讓我們深感自豪!從早上9點起,整整3個小時后,我們依依不舍登上橡皮艇揮手告別長城站,直到看不見岸邊張林站長、邵暉副站長和科研組組長小吳等送行朋友。

 

再見!長城站!再見!極地極美極致的中國南極人!

 

六.魂縈夢牽大象島

 

從長城站返回郵輪,下午大家在船上包餃子、才藝表演喜氣洋洋,我則多次跑5樓船長室,在航海屏幕上觀察游輪與大象島的距離。原來行程沒有大象島安排,從一上船我就開始請求探險隊長和船長從長城站駛往大象島,提議從大象島沿沙克爾頓1916年17天的J•Caird號生死航線駛往南喬治亞島!他們商量后欣然同意,這是歐美人喜歡的航線,他們沒有想到一位中國女游客會如此執著癡迷沙克爾頓,這倒讓他們喜出望外,反正僅比原計劃抵達南喬治亞島時間晚幾個小時而已!由于對歷史的濃厚興趣,我和“南冠號”探險隊長杰拉德成了好朋友。這位身先士卒,每天承負極重體力勞的法國探險家,從不抱怨,白天帶隊浸泡水里,托拽15部橡皮艇,晚上登臺為講解行程與歷史,一天工作12小時,領取低廉的工資卻樂此不疲!他曾經從北緯89度開始,靠雪橇步行7天7夜抵達北極點,團友們贊譽他是“活著的沙克爾頓”。他幾次勸我:“Julia,你如此熱愛歷史,應當去北極點和南極點,一定會給你帶來終身的震撼與感動!”

 

離開長城站,經10小時航行終于看到夜幕下的大象島,20世紀最偉大絕地史詩救援的見證!我與幾位好友站在陽臺上整整兩小時,百感交集望著這如同古希臘神話傳說的大象島,我們正經歷和沙克爾頓小木舟一樣的狂風巨浪,但大船很穩。夜幕下遠遠飄來一座通體雪白長1000米寬約100米的巨型桌狀冰川,宛如海上一座漂浮長城,令人目瞪口呆。就是這樣的浮冰,100年前擊毀了”堅忍號”,也可隨時將我們的豪華游輪擊沉撞毀!震撼心際的巨大桌狀浮冰映襯著黝黑大象島的輪廓,天地玄黃,宇宙洪荒,月黑風高,萬籟俱寂,唯有南極能把你帶入億萬年前的遠古冰河世紀,我們只是世間過客,宇宙塵埃。在象鼻伸向海水處,是一座智利船長紀念碑,當年就是他不懼個人安危,冒險帶著沙克爾頓前來救出了23名探險隊員!這天晚上我和幾位好友心潮澎湃!感恩上帝給了我們長城站和大象島兩次圓夢的元宵節!我向朋友們講述一位英國探險家著名論斷:“你若想要科學探險的領導,請斯科特來;若想要組織一次極地冬季旅行,請威爾遜來(他與斯科特一起遇難);若想組織一次快速而有效率的探險,請阿蒙森來;若是你處在毫無希望的情景下,似乎沒有任何辦法得救,那就跪下來祈求沙克爾頓吧!”

 

1915年10月英國皇家“堅忍號”冰海沉船,28名隊員漂流到大象島以獵食海豹為生,最后由沙克爾頓成功營救。每次探險隊出發,國王親自接見并贈予國旗與圣經,返回的英雄則贈予爵士封號(如羅伯特•斯科特爵士與沙克爾頓爵士),大力推動了19-20世紀“英雄時代”探險,迅速擴大了英國的影響力與世界版圖。

 

百年前沙克爾頓用了17天時間,我們用了整整2天時間,歷經驚濤駭浪,終于抵達向往已久南喬治亞島!這里享有“極地的戈拉帕戈斯”“南大洋上的馬塞馬拉平原”和“王企鵝天堂”的美譽!St Andrews圣安德斯灣和是南喬治亞島最大的王企鵝棲息地,從3公里長的海灘到格雷斯巍峨冰川,聚集著30萬只王企鵝海豹、海獅和鯨魚出沒,美艷震撼,讓人嘆為觀止!南極的美學價值、科考價值和現當代探險史和傳奇大象島一樣,無論離開多久,總是魂牽夢繞!

 

南喬治亞島王企鵝(周勵攝影)

 

在南喬治亞島特拉維肯,我們徒步翻山,追尋沙克爾頓的足跡,下山后去小教堂祈禱,參觀沙克爾頓歷史遺跡博物館和杰•凱亞德號博物館,瞻仰日記、手套、指南針等遺物,一切像發生在昨天!1914年,沙克爾頓就是從這里出發!早在1909年初,他就曾率領著探險隊挺進到南緯88°23',插上國王交予的英國國旗,由于隊員健康狀況惡化,在離南極極點只有156公里時,沙克爾頓選擇了折返,與人類首次踏上南極極點這一歷史榮耀擦肩而過。這一桂冠在1911年底和1912年初,先后由挪威探險家羅阿德•阿蒙森和英國探險家斯科特摘得。1914“持久號”橫跨南極探險寫計劃書時,阿蒙森曾寫信給沙克爾頓:“如果你出色的計劃取得成功,將會在勇敢而富有進取心的英國探險家們贏得的華麗王冠上添上一顆最漂亮的寶石。”

 

在南喬治亞島,最感動的是探險隊長杰拉德一直守候在沙克爾頓墓地,他遠遠看到我從博物館方向走來,立即沖下山坡迎接,用溫暖的大手拉著我的手,把我帶到墓地,接著又把我的幾位好友一一帶到這里,用帶著法國口音的英語講解:“沙克爾頓1914年航行雖然失敗,卻成為人類歷史上英勇和頑強的典范!”他在1922年最后一次南極探險突發心肌梗死去世,享年僅48歲,他身邊安眠著大名鼎鼎的探險密友法蘭克•懷爾德(他是困守大象島22名隊員的總管)杰拉德提議我們“Toast to the Boss”(向頭兒干杯)大象島22名隊員在波光粼粼的海面望見沙克爾頓前來救援的船只時,激動高呼“向頭兒干杯!”

 

探險隊長和我們一起深情撫摸著墓碑上沙克爾頓的座右銘;“我相信,人的一生應當竭盡全力去獲得生命最好的獎賞。”

 

這是在南極最神圣的時刻,我們終于來到“頭兒”的長眠之地,向英國國魂、南極探險救援史第一偉人、哈佛MBA教材《沙克爾頓的領導藝術》的主人公致以崇高敬意,在他墓前三鞠躬,內心激情澎湃,久久不愿離去。如今, 在月球上有一座環形山,以他的名字命名。

 

南極就是這樣具有磁力,生命從這里綻放,心還會飛向更遠,下一個夢想之地:是百年前偉大探險家阿蒙森和斯科特抵達的南極點!

 

最后,引用我一位摯友的南極感言作為本篇結束語:

 

南極是那么美麗,美麗得幾乎讓人窒息;南極是那么純凈,純凈得令人敬畏!南極行是我人生中最值得留念的一段經歷,因為它不僅僅是一次旅游,不僅僅是一次觀景,它更是一次朝圣膜拜,是一次心靈洗禮……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