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南極科考隊拜年背后(一) | “冰凍地獄”里正在崛起中國第五座科考站

 

作者:周勵


▲2018. 1 難言島(恩克斯堡島) 中國南極第34次考察隊領隊楊惠根在斯科特北部支隊探險隊越冬冰洞遺址前

 

昨晚,中央臺播放了正在南極的第34次科考隊員向祖國的拜年鏡頭,此次帶隊的臨時黨委書記、隊長和首席科學家正是文匯講堂第110期嘉賓中國極地中心主任楊惠根。在2月4日講堂組織的主題觀影《南極之戀》互動會上,楊惠根發來照片和音頻,告知大家南極科考“行程過半,任務過半”的好消息。

 

本次南極科考經歷了怎樣的驚險,和歷次探險英雄相比,楊惠根等當代中國極地夢的實踐者又做出了怎樣的努力,今起分三次刊發旅美作家、極地探險愛好者周勵文章,講述了與楊惠根的熱線交流。

 

(一)當“雪龍號”遇見沙克爾頓

 

2018新年零點,“天賜寧靜”倒計時水晶球降落,零下15度的時報廣場煙花彩紙漫天飛舞,《紐約,紐約!》《友情地久天長》歌聲中人們熱淚盈眶相互擁抱, 親歷百年最寒冷的“氣旋狂歡”跨年盛典,我更思念正帶領第34次南極考察隊在羅斯海“難言島”創建中國南極第五科考站的摯友楊惠根。我把在時報大廈頂層與新年吉祥物、色彩繽紛水晶球的合影照用微信發給他:

 

“惠根,新年快樂!想念!為雪龍祝福!你們在日以繼夜趕任務吧?保重!”

 

1月3日,曼哈頓上空飄逸著漫天雪花,我收到楊惠根從雪龍船發來的回音:

 

“是,中山站直升機吊運作業第六天,今天又一個好天,天晴,微風。”

 

我問: “雪龍號還是無法靠近?”

 

惠根:“嗯,海冰厚度還是有1.4米,船依然在38公里外……今年中山站的物資補給是歷史上雪龍船離站最遠的一次補給,幸虧考察隊裝備有強大的Ka32直升機。”

 

我立即回復:“Ka32雪鷹!就是2014年對俄羅斯‘紹卡利斯基院士號’國際大救援的那架直升機吧!四年了!時光飛逝,記憶猶新…”

 

2014年圣誕節到元月7日,就是這架雪鷹直升機震撼世界,冒極大危險營救了52名游客脫險,隨即雪龍船卻陷入重重浮冰圍困險境中,焦急的我從紐約不時問詢惠根,惠根微信回復:“實行國際救援是我們義不容辭的責任” ,鎮定而充滿信心。天佑雪龍!歷經震驚全球的五天五夜,雪龍脫險并贏得全世界敬仰,美國媒體把“雪龍”國際救援比作1914沙克爾頓南極冰原生死大救援,稱贊“雪龍號”為“不沉的堅忍號” !從此,我把與惠根的跨洋微信叫做“冰燈雪語”——冰原燈盞,雪龍細語……

 

▲2017.11 上海浦東 雪龍號起航,作者在浦東送別中國南極第三十四次考察隊領隊楊惠根(中)左為作家修曉林

 

2017年11月8日中國第34次南極科考隊離開上海,直奔羅斯海區域“難言島”,創建中國南極繼長城、中山、昆侖、泰山站之后第五個科考站。在上海探親的我特意到浦東碼頭送行。出發前夜,收到老友楊惠根微信:

 

“謝謝明天前來為考察隊送行,我和我的隊友們一定不辱使命,科學決策,頑強拼搏,戰勝一切艱難險阻,堅決、安全、圓滿地完成考察任務。”

 

這條留言讓我熱淚盈眶,因為我深知惠根責任的重大,更知颶風、極寒讓“難言島”生存環境及其惡劣險峻。105年前,在“難言島”冰洞過冬的利維克醫生就寫過一句詩:

 

“通往地獄的道路

也許是善意的,

但很有可能

地獄本身

會被難言島的

風格鋪平。”

(……that hell itself would be paved 

something after the style of Inexpressible

Island.)

 

“地獄”在西方文學中不是貶義詞,相反具有“勇氣”“無畏”的含義。英國極地文獻紀錄片名《冰凍地獄—沙克爾頓傳奇 》即是一例。為什么中國第五科考站要選擇難言島?因為這里是羅斯海與羅斯冰架的天然實驗室,沿岸有利建立港口,鄰近有德國、意大利、韓國及美國麥克默多科考站便于國際交流。

 

人類夢想南極的腳步,始于庫克船長的時代。1775年英國探險家詹姆斯·庫克進入了南極圈。自此,探險家們漸漸解開了這片神奇神秘大陸的面紗。夢想的巔峰時代這是誰到達南極點的競爭。106前的1911年斯科特帶領的英國探險隊和阿蒙森帶領的挪威探險隊展開了一場到達南極點的偉大競賽。最后在12月14日那天阿蒙森比斯科特早一個月到達南極點,斯科特英雄般地失敗并在歸途中悲壯地全軍覆沒,為了永遠地紀念他們,美國把1957年建成科學考察站命名阿蒙森-斯科特站。

 

斯科特、阿蒙森、沙克爾頓、坎貝爾……“難言島”閃耀著英雄時代群星璀璨的名字!茨威格描述斯科特南極點探險的《偉大的悲劇》震撼了天下,“難言島”的斯科特北方支隊也因此蜚聲歐美……1912年1月16日,斯科特五人手拉雪橇,忍著暴風雪、饑餓和凍傷的折磨,以驚人的毅力終于登臨南極點,正當他們歡慶勝利的時候,突然發現了阿蒙森留下的帳篷和給挪威國王哈康及斯科特本人的信。斯科特說了句:“天哪!這是一個多么可怕的地方!”原來挪威探險家阿蒙森已在一個月前抵達,成為征服千萬年來人跡未至的南極點第一人(他后來為援救遇難北極探險家,葬身北冰洋)!

 

▲斯科特南極點探險隊

 

對斯科特來說,比挪威對手早出發兩個月,卻被對手超越一個月,這在當時既是失敗也是恥辱。斯科特探險隊五人在南極點合影“遺照”沒一絲笑容,死神翅膀在上空飛旋。天氣惡劣,心身交瘁,返程途中兇猛暴風雪摧殘了斯科特探險隊70多個日日夜夜,最后在距大本營只有17公里的小帳篷里, 幾天未進食虛弱不堪的斯科特上校用一根鞋帶作燈芯,燃盡最后一滴煤油寫死亡日記, 他身邊是垂死的戰友,以及拖了兩個多月17公斤重的隕石與科考膠片, (這些資料為20世紀科考時代拉開序幕),他用凍僵的手指在死亡日記寫道:“ 我們民族還沒有喪失勇敢精神和忍耐力量……我們是在冒險, 我們是在冒險。我們將遵從上帝的意愿, 沒有什么可以抱怨的……” 他在心臟停止跳動前表示了最后愿望:“看在上帝的面上,務請照顧我們的家人。”六個月后,當第一縷陽光從極夜照亮冰原,人們在羅斯島找到他們的遺體,并在羅斯島觀察山豎立起九英尺十字架,上面刻著《尤利西斯》的詩句:“勇于拼搏,勇于探索。勇于發現,絕不屈服。”悲痛的英國國王在西敏寺跪下為斯科特祈禱,阿蒙森難過地說:如果能夠挽救斯科特的生命,我寧可拋棄一切榮譽。而幸存的6名隊員就是“難言島”斯科特探險隊的“北部科考支隊”!1910年出發之前英國國王贈予2萬英鎊科考經費。英國皇家地理協會對于南極點探險的期望是科學第一,探險以及到達南極點第二。

 

▲1912. 9 難言島(恩克斯堡島) “特拉諾瓦”號斯科特探險隊幸存的6名隊員,包括皇家海軍指揮官維克托·坎貝爾、醫生默里·利維克、地質學家雷蒙德·普利斯特里

 

斯科特探險隊“北方科考支隊”由“特拉諾瓦”號大副維克托·坎貝爾率隊科考。坎貝爾是一位臨危不懼、沉著冷靜的的海軍軍官,1911年初他的“特拉諾瓦”號曾在羅斯海東岸遇見阿蒙森的“前進號”,坎貝爾拜訪了阿蒙森,阿蒙森也登上“特拉諾瓦”號與坎貝爾共進午餐。這是南極點競賽中阿蒙森探險隊與斯科特探險隊唯一一次相遇。坎貝爾科研小組在完成對阿德利企鵝、南極地質數月研究之后,因羅斯海布滿海冰,“特拉諾瓦”號無法按照原定計劃來接他們,為了在暴風雪中生存下去,他們在“難言島”挖出一個9x12英尺冰洞——利維克醫生稱為“雪窟”取暖;依靠企鵝肉和鯨脂油補充能量,三位海軍軍官和三位水手“像紳士一樣平等、患難與共”,度過黑暗艱難的7個月的南極冬天,在1912年9月30日第一縷陽光下(即人們尋找發現斯科特遺體之時)他們鉆出冰洞,耗時5周跋涉200英里于11月7日抵達羅斯島埃文斯港斯科特大本營, 才知道斯科特五人全部罹難。坎貝爾接替斯科特擔任“特拉諾瓦”號船長,帶探險隊回到英國參加世界第一次世界大戰。斯科特和“難言島”隊員在英國掀起了宗教般的狂熱敬仰。

 

斯科特、阿蒙森、坎貝爾、沙克爾頓(曾是1902-1904斯科特早期南極點探險隊隊員)、雪龍號、中國第五科考站~歷史就這樣銜接起來!自鄭和下西洋被明朝召回,中國在世界近代探險史已整整缺席五百五十年,如今躋身海洋大國、極地科考強國,怎能不令人心潮澎湃!德雷克海峽波浪起伏的海面上,仿佛正駛過威武船隊列陣:那是1911斯科特的“特拉諾瓦”號,1910阿蒙森的“前進號”與1914沙克爾頓的“堅忍”號以及中國第34次南極考察隊的紅色“雪龍”號!

 

▲難言島 南極中國第五科考站

 

回到浦東碼頭,隆重歡送儀式之前惠根和我又談起難言島:“Inexpressible Island!難言島!建站重要,安全更重要!”他眼神嚴肅,介紹我見了他的秀麗妻子。雪龍號啟航,漸漸變成浩瀚海面上的一個紅點, 我拼命向揮舞著“中國南極第34次考察隊”旗幟的領隊楊惠根揮手致意,淚水盈眶,祈禱好友和科考隊平安!

 

淚水迷朦與感慨感動中,我眼前浮現了另一位惠根和我常談起的南極探險先驅沙克爾頓,他以三次進軍南極點,第一次1902年是跟隨斯科特探險,抵達南緯82度因壞血病撤退;第二次他把英國國旗插在了南緯88.23度,但為了隊友們不被餓死,他毅然放棄“人類首登南極點”桂冠撤退,被英國國王表彰授予爵士勛位。第三次是英國皇家穿越南極大陸、南極點之行,沙克爾頓在倫敦報刊登出招聘:

 

“赴南極探險。薪酬微薄,需在極度苦寒,危機四伏且數月不見天日的地段工作。不保證安全返航,如若成功唯一獲得的僅有榮譽。”

 

英美共5000人報名, 他挑選了27名勇士。歷經“堅忍號”冰海沉船狂風暴雪,500多天后沙克爾頓帶領大象島全部船員奇跡般地生還! 這是20世紀最偉大的救援史詩。雖然三次登南極點失敗,但對沙克爾頓來講,隊友的生命永遠比個人名譽重要!最近英國評出歷史上最偉大的100名英國人物,沙克爾頓名列第11、斯科特名列54。“難言島”、“大象島”則是上帝賜以沙克爾頓和斯科特探險隊起死回生的諾亞方舟。如今在月球上有一座環形山,以沙克爾頓的名字命名。南極大陸群星璀璨,當雪龍號遇見沙克爾頓,2014雪龍國際大救援被歐美媒體與沙克爾頓相提并論,為中國科考隊贏來國際聲譽!南極精神將在中國科考隊手里薪火相傳!(未完待續)

 

>>>相關閱讀

周勵,美籍華人作家。生于上海,1969年赴北大荒兵團,72年上大學醫科,1985年赴紐約州立大學讀MBA,1986年創業經商。1992年發表自傳體小說《曼哈頓的中國女人》,銷售160萬冊,該書獲十月文學獎和中國首屆“中山杯”華僑文學獎等,被評為九十年代最具影響力的文學作品之一。2006年發表《曼哈頓情商》。近期發表《南極追夢》《穿越百年,行走南北極》《極光照耀雪龍英雄》《攀登馬特洪峰》《生命的奇異恩典》《飄逝的最后爐香-與夏志清談張愛玲》等。2006,2011年中國作家協會代表大會的海外特邀嘉賓。2005,2015 應邀參加胡錦濤主席、習近平主席在紐約華爾道夫酒店接見活動。擔任紐約美華文學藝術之友聯誼會會長。

 

*文匯獨家稿件,轉載請注明出處。

 


來源:文匯

責任編輯:文匯

 

 

〈〈〈 返回主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