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勵:海外新移民文學的先驅者

 

文/陳瑞琳

2015年09月13日,星期日

周勵,對我來說,曾經是一個多么重要的名字。我無法準確地統計,上世紀九十年代的中國,有多少人受到了她的影響,又有多少渴望“看世界”的年輕一代,在她的精神感召下踏上了奔赴海外的移民之路。在那個特定的時代,一部《曼哈頓的中國女人》,給了多少年輕的學子實現新夢想的勇氣,也為海外的中國人,尤其是來自大陸的中國新移民,開辟了一條走向新大陸的精神之路。

上世紀的“改革開放”,當代中國的國門一夜洞開,人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看到了自身的貧窮和落后。大夢初醒的中國人渴望著怎樣在有生之年迅速改變自己的命運,人們在憧憬著自己不一樣的未來。在八仙過海的神通中,“出國夢”真的就成為一條可能實現的人生大道。但對剛剛睜開眼看世界的中國人來說,怎樣才能出國?出國之后又將怎樣生存?都是前所未聞的未知數,大家仿佛是霧里看花,一片迷茫。正是在這樣一個特殊的時代背景下,1992年,由北京出版社率先出版了一部長篇小說《曼哈頓的中國女人》,作者周勵。小說正是以她個人自費留學創業的海外經歷為軸心,表現了來自中國大陸的一代新移民不畏艱難勇敢進取的人生故事。這樣一部勵志型的紀實自傳體的小說,正可謂是一石擊起千層浪,帶給多少渴望負笈海外的學子和年輕人一盞照耀前景的指路明燈,小說因此而大賣特賣,幾乎成為轟動文壇的“留學寶典”。

幾乎與此同時,1993年,中央電視臺播出了一部描寫另一番出國創業情景的電視連續劇《北京人在紐約》,劇中反復吟唱著:美國是天堂,又是地獄!這讓一批批渴望出國的中國人感受到了彷徨,另一方面也領略到了移民生涯的困苦和艱辛。一個親歷的笑談是我在1992年來到美國,1993年時母親一面看《北京人在紐約》,一面給我打電話:“如果太苦就回來吧!”但無論是《曼哈頓的中國女人》的激情,還是曹桂林的《北京人在紐約》的蹉嘆,都是海外新移民對異域生活的文學表現,就如同我們眼前的雞尾酒,既有上面的清亮多彩,也有下面的渾濁甘苦,他們的作品所表現的大陸新移民早期人生的斑駁畫面,共同為海外的新移民文學貢獻了最初的典范和歷史文獻。

作為“改革開放后留學生文學”的開山之作,《曼哈頓的中國女人》,全書40萬字,由六個章節組成:《紐約商場風云》、《童年》、《少女的初戀》、《北大荒的小屋》、《留學美國》、《曼哈頓的中國女人》。作者以其飽滿的激情和豪情,描述了自己在大時代所經歷的豐富人生,其中的膽識和智慧讓人充滿感嘆。作品的主人公,經歷過“文革”的風暴,經歷過北大荒的磨練,又經歷了改革開放的脫胎換骨,戲劇性的曲折經歷成為一代人的真實寫照。小說中最感人的部分是作者對文學的熱愛和對愛情的留戀,成為一曲青春的謳歌。

時至今日,還能看到有不少的讀者向“曼哈頓的中國女人”致敬,早期的那些激蕩人心的記憶碎片,依然在他們的腦海中回味回蕩。關于《曼哈頓的中國女人》這本書曾經帶來的一片溫暖,人們仍舊記憶猶新。懷想當年出國的民航客機,大多數都是從上海這個口岸進進出出,可以想見周勵的這部作品,曾經激勵了多少中國的讀者。

周勵,上世紀50年代初生于上海,1969年赴黑龍江生產建設兵團種田,之后進入大學,1978年返滬任外貿公司醫生。1985年只身攜帶僅有的40美元,通過一名素不相識的美國人的簽名擔保,從上海來到美國紐約州立大學自費留學,成為當年中國大陸第一批自費的留學生。經過一番拼搏,她開始在紐約立足,1986年與麥克·伏赫勒博士結婚,開始創業經商,成功地馳騁于商界,目前擔任美國埃克設計集團、布克契爾、WWD、艾爾薩隆等公司的買方代理。目前周勵的家位于曼哈頓60街臨近公園大道的一幢公寓里,與中國已故畫家陳逸飛曾住在同一大樓。現在的周勵與當年的不同是:做生意不再是為了生存,而是一種生活方式。

談到文學和人生的關系,周勵回憶到:“當年在北大荒當知青的時候,偶爾在豬圈包糠餅的報紙上看到了尼克松先生的一句話:‘自由的精髓在于我們每一個人都參加決定了自己的命運!’”這句話成了她一生的格言。回首當代新移民文學的慢慢長途,很多讀者感慨:如果讓新世紀的年輕人再來寫出國留學的書,肯定不會有《曼哈頓的中國女人》那么豐富的人生色彩和情感震撼,因為時代已完全不同。

就在2006年,沉寂了14年之后的周勵再次推出了她的第二本著作《曼哈頓情商》。此書是以她14年來工作、生活中的所見所聞為線索,繼續講述著她在異國他鄉的奮斗和成長,依然是充滿了理想主義的激情色彩,從中可看到這位奮斗在國際舞臺的女商人波瀾壯闊的人生和細膩深刻的情感世界。關于這部《曼哈頓情商》,周勵這樣自述:“我在紐約住了20年,尤其對哥倫比亞大學校園有著特殊的感情,所以我特別喜歡哥大的人文氣氛和教授們,譬如我在書中寫到的諾貝爾經濟獎獲得者蒙代爾教授,以及我最為敬佩的哥大哲學與歷史教授——普利策獎和自由勛章獲得者、11卷本《世界文明史》的作者威爾·杜蘭特教授。”她在書中還特別拿出一章回憶了她的恩人——威廉·柯比先生(當初周勵來美讀書之前,在上海偶遇了前來旅游的柯比夫婦,柯比聽說了周勵的情況后,同意為她簽署一份經濟擔保書,這才使她順利申請到赴美簽證。)。

特別令人感慨的是,一位新浪博客的網友,在讀了《曼哈頓情商》之后,與周勵有如此對話:“我們同屬老三屆,差不多都是共和國的同齡人。我們同生一個時代,同受一種教育,在國內,相同的經歷,類似的坎坷,使我們從心底涌動著經久不衰的一種特殊激情。我們這一輩,有父母老小,有兄弟姐妹,上山練過腿,下鄉練過背。我們這一輩,學會了忍耐,理解了后悔。酸甜苦辣釀的酒,不知喝了多少杯------我們這一輩,熬盡了苦心,交足了學費。我們這一輩,真正地嘗到了做人的滋味------!”

如今的周勵,常常漫游在世界各地,享受著人生的自由與歡暢。但她從沒有忘記過文學的使命,近年來她一直在關注和贊助著“海外華人文庫”的籌建工作。該文庫正在捜集包括新時期以來海外華人作家的作品,特別是“改革開放后的留學生文學和新移民文學”成為其中的一個重要課題。與此同時,她還特別擔當著中美文化交流的友誼橋梁,不久前曾協助30名美國企業家子女到中國大陸學習中文和中國文化。她說:“美國人對中國的認識,在去中國之前和去中國之后完全不一樣,許多人回來之后都贊不絕口。所以,我為自己的努力而感到驕傲!”。

周勵在南極

周勵、瑞琳與張翎,2009年攝于中山杯華僑文學獎頒獎典禮

 

 

〈〈〈 返回主頁